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08(上)

theother:

下划线是isak心理活动,粗体是回忆


~~~~


Chapter 8 (上)你在这里(you’re here)




Even在isak那里呆了一上午,再加一下午。他们懒懒地躺在isak的床上,抽着一根又一根的大麻,听着一些轻音乐。




Isak慢慢趴在even胸口,胳膊环着even的腰,小心翼翼的不去看even,他害怕自己会不小心看到even墨镜后面隐藏的东西。




Isak 拉上了窗帘,把阳光挡在外面。他知道自己还是能清楚的看见even眼睛周围的皮肤,前提是如果他想要看的话。




所以,他闭紧眼睛,躺在even胸口上,呼吸着even身上的味道。当even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时,isak呼吸有些不稳。




连这种轻轻的碰触都让isak疯狂,让他想再和even来一轮,他想再感受一次even光裸的皮肤。


但是还是等到之后吧,他们还有时间。现在,在even旁边就感受到的这种小勃动,已经让他非常兴奋了,每一次的触碰都仿佛带着电一样,isak不想现在就结束,他不想停下来。




他想躺在even手下,享受这份魔力,越久越好。




Isak快要睡着的时候,even说起了一些关于‘就像电影中一样,要成为自己生活的导演’的东西。




当isak开口说话时,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但是平行时空的想法很有趣啊,感觉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都会发生,都正在发生。”




Isak舌头上还残留着大麻的味道,让他有些头昏脑胀的,但是不太严重,只不过让他一直倒向even那边。




“你别说话了。”




Isak没有听even的,继续说着,他的大脑是清醒的,甚至还在思考着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但是,在另一个时空,或许isak和even在像我们一样,躺在一起,在同样的地方,但是不知道…窗帘是黄色呢还是其他颜色。”




“黄色窗帘?”even问他,声音里透着怀疑。




“你从来没有想过吗?”




倏地一下,even的身体僵了一下,他的胳膊也从isak肩膀上放到床上,不像刚才一样,一直贴着isak。




“这让我感觉…孤独。”




Oh.




Isak不想让even伤心的,但是平行时空真的很吸引他,不仅仅是因为现在他磕high了。




“就像你的大脑是独立的,你只有你的思想陪着你。”




你还有我。


我会在每个时空都找到你的。




“并且那可能意味着…”even开始说话时,声音有些沙哑,“在平行时空,我可能不是盲人。”




Isak这次成了僵住的人,他咬住了下嘴唇。




Fuck




“这种想法让我很害怕,我不想这样想,因为我就会一直在想象,如果我不是盲人,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我忍不住会想。而唯一摆脱这种想象的方法就是…”




“even,我…”




“就是死亡。”




Isak想要回应他,但是他的心跳太快了,而且even的手机一直在振动,他拿过来打开,收到了新消息。




“【一条来自妈妈的消息】




Even,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希望你还好。你是和sana在一起吗?告诉我一下好吗,我爱你。”




Even长长的叹了口气,关上手机,放回床上。




“你没有告诉她你在我这?”isak有些犹豫的问,他不知道这条信息为什么让even这样。




Isak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收到一条来自妈妈的正常的短信。




“她总是太担心我了,多的有些承受不了了。”Even低声说,翻身到isak那边,和他面对面,isak也让出了一点空间,伸出手抚摸着even的胳膊。




“她这样做会让你烦吗?”




Even想了一会儿,“不是烦,就是…我不想让她总是担心我。我觉得如果我看得见的话,她也不会这样一直想要知道我在哪里干什么。”




Isak点了一下头,手一直来回抚摸着even的胳膊,想要安抚他。




他想再和even谈谈刚才说的‘死亡是摆脱思想的唯一途径’,因为even刚才好像是认真的。但是even转移了话题。




“你是怎么住到这里的?”




“额…”isak清了一下喉咙,说了出来,“我在酒吧遇见了eskild。”




Isak停下来的时候,even抬了抬眉毛,笑起来,“所以,他勾搭了你?”




“不是,其实,我也不太记得了,我当时喝醉了。”isak急忙解释,脸都憋红了。




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容易脸红?




“我当时很伤心,所以我觉得eskild是可怜我,他把我带回来,然后blah blah blah.”isak含糊了几句。




“blah blah blah?”even大笑。“故事真棒”他亲了一下isak的额头。




Isak翻了个白眼,笑了。




“我从来没说过我会讲故事。”




“那你为什么伤心?”even问。




太多原因了。




“我爸爸离开我妈妈了,所以…”isak小声说着,不想再起那天。




“你疯了,marianne!我不能再这样和你继续下去了!”




“出去!就让我慢慢等死吧!”




“对不起。”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isak撒了谎。




“你要是想谈谈,我就这里。”




Isak朝着even笑了,但是他又意识到even看不到。所以他拉着even的手,放在自己脸上,默默的让even用手指感受自己嘴唇的形状。




“你在笑?”




Isak点头。




“这是为我而笑的吗?”even问,又靠近了isak。




“对。”isak刚说完这个字,even就把嘴贴了上来,轻轻的舔舐着isak的上唇瓣。




“你的笑尝起来不错。”


“闭嘴吧你!”isak低吼了一声,把脸藏在even的手掌里。Even大大的手轻轻抚摸着isak的头。




Even真的不会幽默。




“我好像应该走了。”过了一会儿,even说,他又靠过来一直亲isak的脸和下巴。




“oh,okay。”




“我可能最好直接叫辆车,这样简单点。”




“对。”isak慢慢坐起来,下午的一切美好都慢慢在消散。




Isak声音里的失望很明显,even也坐起来,凑到isak眼前,握住他的手。




“我可以再来吗?”




“isak紧握了一下even的手,“当然啦,even。”




“okay,来,把你的电话记到我的手机里,我想发短信给你。”even解锁了手机然后递给了isak,小男孩把自己的号码输进去了。




“你可以发短信真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想过iPhone可以这么好用。”




“多亏了siri和语音输入。”even轻笑,接过isak还给他的手机,打电话给出租车。




**




他们两个站在isak公寓外面一起等车,isak依然靠着even,手牵手。




Isak还有很多问题想问。




他们在学校要怎么在一起?


Isak要不要介绍even给他的朋友?


Isak在学校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一直忍住不去触摸even




“你又在努力想一件事了。”even说,亲了一下isak的太阳穴。




“我一直这样。”isak承认了,无趣的笑了笑。




“我们慢点来,好吗?我觉得慢点挺好的。”




Even怎么知道isak在担心?他是怎么总是瞬间就知道isak在想什么的,或者说在恐惧什么?




“我也觉得慢点很好。”isak也这样说,出租车来了。




Isak帮着even坐了进去,两人轻吻了一下,然后even就低声说了再见。




Isak关上门,看着车开远了,那一瞬间,他就开始想念even的触碰了。




**




Jonas(23:12):喲,兄弟你还好么?




Isak(23:13):嗯,挺好的,怎么了?




Jonas(23:14):我看见昨天你和那个盲人一起走了。你们是朋友吗?你当时看起来喝醉了。我知道你发短信和我说了你还好,但是我就是有点不放心,想要再确认一下。




Isak刚刚有些缓和的担心和恐惧,一瞬间好像堵住了自己的喉咙一样。他开始回复。




Isak(23:16):嗯,他挺酷的,和他聊了一会,他把我送回家了。




Jonas(23:18):那就好,兄弟。你一切都还好吗?




这是什么意思?




Isak(23:18):嗯,你呢?




Jonas(23:19):挺好的,和一个三年级的女孩搞上了,太棒啦。




Isak(23:20):很好:)




他放下手机,希望这段对话结束了。但是一些事情总是不按照他的意愿来,他又解锁了手机,继续回短信。




Isak(23:25):顺便说一下,他叫even,不是‘那个盲人’。




Jonas(23:27):LOL,sorry。叫他‘盲人’是有点不太好,我的错。




Isak(23:29):没事。如果他午饭和我们坐在一起,你可以接受吗?




Jonas(23:32):当然了,哥们。人越多越好玩啊。




Isak(23:39):cool。


~~~


下半章有一丢丢虐虐的预警,由 @撩神的喵 翻哦。


更新到13章了,作者大大tag里面是有bipolar的,她说下面会开始涉及到,还有mikael的事情好像。


心疼even,isak其实父母的问题也很多,这两个人真是太...心疼了。

评论
热度(111)
  1. sue1973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威尔斯喵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