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啊

要努力写文啊!

【铁虫】有关敦刻尔克(上)

二战AU   abo设定

 ————

1940 初春。

      战争不光带给人恐惧,当战线拉长到一定程度,人们心中大部分情感已经麻木,剩下的只有疲惫。在距离敦刻尔克仅一海峡之隔的多弗尔,接连败退的英格兰的士兵们躺在战壕里,面对美国支援的武器和军队,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Tony stark是这只支援队伍的上校。军队里没有人不尊敬他,这个极度强势的alpha从未打过败仗。大多数人都对他在美国时的风流往事略知二三,而最让人好奇的是,在铁血将领和花花公子间无缝隙切换的tony stark,从未标记过任何人的Tony stark,会标记一个怎样的Omega。

      夜晚总是最容易让人欲望横生的时刻,营地里几百个年轻的alpha散发出若有若无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让Tony stark有些心烦。

  “ 你们就不懂得控制控制自己的气味吗?随时随地发情?想上床想疯了?”stark上校将手里随手捡的木枝摔到地上,忍不住吼了一句。

      一片寂静。没有人敢惹怒这位强壮的alpha。末了,stark上校扭头又说了一句,“你们的政府没考虑过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吗?”

 

      第二天下午,后方就开来了一辆卡车,车上载着几十个男孩子。Stark大致打量了一番,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军妓。愿意来做军妓的基本是家境贫寒的beta,不用担心会被标记或者怀孕 ,自己来到前线任如狼似虎的士兵蹂躏,但好在那笔不算丰厚的的卖身钱还能拿去给家里补贴家用。

     第一批军妓不算多,每一个士兵大概四五个晚上能轮上一次,还是在这些可怜的男孩们每晚都能“献身”的理想条件下。虽然beta没有Omega那样鲜美的味道和柔嫩的身体,但是对于饥渴多时的年轻士兵们,这已经是极大的恩赐了。

       Stark虽说是万花丛中穿身,但自制力是相当强大,面对这些beta,他是笃定了自己不会感兴趣,心中还默默为他们的屁股念了一声“阿门”。

     已经没有位置专门开辟出来提供给这些军妓了,下士们命令他们分散开来,几乎立刻就有大兵调笑着把手伸到对方的腰间,嘴里开始讲些下流话了。

      Stark轻轻笑了一下,适当的放松也不是没有好处,他慢慢踱着步子往帐篷里走,直到目光扫视到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

     那是个缩在半块巨石后面的男孩,双腿蜷在身前,恨不得将自己裹成一个球。小鹿一样湿漉漉的双眼充斥着恐惧和疏离。巨石起到了良好的隐藏作用,似乎还没有人发现到他。当然,除了Tony stark。

Stark心里竟然莫名一颤。他不动声色地环顾了四周,绕了个圈,悄悄走到男孩身边,轻轻蹲下来。

男孩见到来人,更加紧张了,后背紧贴着巨石,低着头,呼吸急促的仿佛要背过气去。

Stark伸出弯曲的食指,托起男孩的下巴,“看着我,kid。”

男孩不得已抬起头,目光躲闪了几次之后,看向了Tony stark的双眸。

湛蓝色。Tony stark心中默念。这让他想起匹斯莫的海。

“你叫什么名字,kid?”

“Pe,Peter Parker,先生。”

男孩的嗓音还带着一点奶气,像是还在少年与成熟男性的过渡带,砂糖一样,摩挲得Tony stark心里小猫抓似的痒。

“你多大了?”stark接着问道。

“十八岁,先生。”男孩舔了舔嘴唇。

显然是在撒谎。Stark又伸出大拇指捏住男孩的下巴,不怒自威,“说实话。”

男孩果然很不擅长撒谎,立刻就招了,“十五,不过我马上就过十六岁生日了!”

Tony stark骂了句脏话,他们竟然把未成年都招进来!

“先生,先生求求你,”男孩似乎猜到Tony stark在想什么,抓着他的袖子开始哀求,“不要赶我走,我家里需要这笔钱,我婶婶需要钱!”

“为了钱把一个孩子送来当妓?”

“不是的,”男孩急忙解释,“是我瞒着婶婶偷偷报的名,我想让她拿着前重新嫁个好人......我叔叔死了好多年了,婶婶一个人把我抚养大,我,我想报答她.......”

说着说着,眼泪又要掉下来。Tony stark一怔,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答案。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一股甜腻的气味突然涌进了他的鼻腔。Tony stark更加诧异了,面前的男孩不是什么beta,而是个Omega!

大概是情绪的突然爆发导致男孩没有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不小心散发了出来。吓得忘了掉眼泪,一动不敢动。他也知道,如果让这群alpha闻到Omega的味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起来,kid,跟我走。”Tony stark一边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把男孩的味道压下去,一边一把握住男孩纤细的手腕,拽着他躲进了自己的帐篷。

 

“坐吧。”Tony stark随手比划了一下弹簧床,从袋子里翻出一小瓶液体扔给男孩,“抑制剂,关键时刻先喝了它,否则等你的味道传遍整个营地,就等着被他们排着队操吧。”转了个身,不易察觉的深呼吸了几次。

男孩紧紧攥着小玻璃瓶,又低下头。

“知道你一个Omega做军——,来军营,有多危险吗?”Tony stark走到男孩身边,硬生生咽下“军妓”两个字,他突然不想把这词加到男孩身上。

男孩不说话。

“你可能会怀孕!可能会被标记!你和那些beta不一样,可能你这一辈子就毁了!”他扯过一把吱嘎作响的破椅子,坐到男孩面前。

“我,我没想那么多,”男孩嗫嚅着。

Tony stark叹了口气,“你叫什么来着,kid?”

“Peter。”男孩可怜兮兮的重复了一遍。

“好的,Peter。”stark上校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告诉男孩自己的名字,“我叫Tony stark——你听我说,战争还在继续,我没法顾及你这个小东西,你最好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今晚你现在我这里睡下。等到明天,如果这是你选择的路,”Tony stark停顿了一下,语气冷酷下来“那你便自己承担吧。”

Peter再次低下头,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狗,“谢谢您,stark先生。”

 

那一夜,Tony stark和衣而眠。半夜醒来的时候,看见男孩侧躺在地上睡着,咬着下唇,微皱起眉。信息素的味道依旧隐隐约约。

估计这孩子才分化没多久,甚至没经历过第一次发情期,完全控制不好自己的气味。Tony stark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强迫自己再睡一会儿。黎明到来时,也意味着新一天的生死搏杀又要开始了。

 前线上的Tony stark上校可以说是状态非常糟糕。期间要不是中尉两次拉着他卧倒,恐怕他的胳膊腿早就被炮弹不知道炸到哪里去了。

可是Tony stark忍不住不去想着昨天那个男孩,那个眼睛里藏着蔚蓝大海的男孩。万一他走出帐篷了怎么办,万一他被留在军营的士兵侵犯了怎么办,想到男孩赤裸着身体被别人压在身下,他就一刻也呆不下去,只想回去检查男孩的安危。

再次进入休战状态之后,还没等接替他的校尉赶来,Tony stark就急吼吼地离开了战壕。这在其他士兵眼中简直是不可思议。要知道他之前在部队里一直以“铁人”著称,不停歇熬个几天几夜都是常事。

还没等走近树林,Tony stark就意识到出事了。向来沉寂的军营竟然出现了笑声和吵嚷,而且声音大到十几米开外都能听见,还有和昨天一样的一股浓郁的香甜味道——男孩发情期到了。

 

“嘿,小妞儿,没想到你竟然是个Omega!”一个高大的士兵坐在地上,怀里搂着Peter,手不安分的在男孩身上摸来摸去,狠狠地掐了一把男孩屁股上的软肉。“怎么了,发情了这是?”看着怀里男孩潮红的脸颊,士兵身下热的像要着火,在其余看热闹alpha的叫好声中没有丝毫疼惜的箍住男孩不断挣扎的手臂,空闲的另一只手作势就要脱裤子,“别急,大爷我现在就来满足你。”

“咔哒。”手枪上膛的声音。

士兵停下手里的动作,扭头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放开他。”Tony stark用枪对准了士兵的脑袋,小臂上遒劲的肌肉绷紧成漂亮的线条,“放开那个孩子,别逼我再说一遍。”

没有人敢违背Tony stark的话。

单手直接把男孩捞进了怀里,男孩已经意识不清了,纤细的胳膊直接搂住了stark的肩,头靠在stark的肩膀上,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stark先生,我...我感觉不太好,stark先生......”

Tony stark眼睛始终死死盯着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士兵,收紧了手臂,“别担心,kid,你会没事的。”

“别让我发现下次,这个孩子,是我的人。”撂下最后一句话,Tony Stark放下枪,目光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抱着男孩走向自己的帐篷。

 

Tony Stark弯腰将怀里的男孩放到床上,可是男孩并没有松手的趋势,双臂一直紧紧环着对方,让Tony Stark弯着腰进退两难。

“kid,松开我。”

“stark先生,嗯...”男孩发出甜腻的呻吟,“帮帮我,先生...”男孩恍惚间抬头去寻找对方的嘴唇。

Tony Stark觉得自己仅剩的理智马上就要绷断了,“喝了它,喝了它。”又翻出来一管抑制剂,托着男孩的头慢慢喂了下去。

“唔......”喝下抑制剂的男孩慢慢平静下来,脸上的潮红也褪下来,进入了昏睡状态。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两把小刷子。

Tony Stark缓缓闭上眼睛,很疲惫似的。他抓了把头发,心里乱糟糟的。这个男孩,到底该怎么办。

想想过去,被自己上过的Omega多去了,即使不小心进了人家生殖腔出事了,也是花几个钱就解决完了,他堂堂Tony Stark什么时候在意过一个Omega的命运?面前这个小Omega还是个雏,想要的话直接办了就好,来做军妓,不值几个钱。

心里虽说是这样自我安慰着,可是丝毫不起什么作用。Stark叹了口气,面对这个男孩,自己居然产生一种小心翼翼的情感,仿佛自己稍微动他一下,这个孩子就会破碎掉。

 

又是一个清晨。

Tony Stark抱着肩膀在椅子上坐着眯了一宿。当他睁开眼睛时,第一眼便是去床上寻找男孩的身影,可是床上是空的。Stark上校一下子清醒了,猛地扒开帐篷帘,循着几乎淡到嗅不出来的气味来到几十米外的树林。看到纤细的男孩裹着毯子,在晨光熹微中站立。

挺拔的身影踩着枯枝败叶走过去,四月的英格兰春寒料峭,Tony Stark不知道那孩子能不能受住这湿冷的气候。Peter听见声响,受惊般的猛一扭头,见来人是stark上校,又重新放松下来。

“stark先生...”Peter轻声说道。

Tony Stark边走便脱下大衣,在男孩身边站定,随意的把衣服披在男孩的肩上。

“谢谢您。”

“多弗尔坚持不了太久了,我们击退不了德军。”stark没有理会Peter的感谢,自顾自的说着,“战线一旦崩溃,我们都会撤退到后方——如果有人幸存的话。那时候我尽量把你送家回去。”

“先生,我......”peter抬起头想要说什么,但是被stark上校挥一挥手打断了,“形势不乐观,你再在军营等几天吧,就在我帐篷里,别出来,别跟任何人说话。”

“先生!”Peter声音大了一些,再次开口。

“嗯?”Tony Stark低头看了看男孩,Peter扯着衣领的手紧紧攥成拳头,似乎在下很大决心一样。

“stark先生,我...我想了一早上,其实您不必对我这么关心,既然我为了钱来到这里,就应该接受我未来的命运。”Peter磕磕绊绊的说着,没有注意到面前男人皱起来的眉头。

“我,我从小就在贫民区长大,被欺负是常事,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我也不想让您再为我费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我都接受,没关系的,没关系......”男孩说的急促,又好像是在自我说服一样。

 

我经受过很多拳打脚踢与冷眼相待,这样的生活习惯就好,只是求求你不要对我这样关心,我怕我会依恋上你啊。

 

“够了!”Tony Stark竭力忍住心中的怒火,双手掐住男孩瘦削的肩膀,“抬头,看着我!”

Peter吓得身子一缩,差点摔倒,他没想到居然惹得stark上校发了火。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嗯?你就准备这样自己作践自己吗?被那些人轮流压在身底下?被标记了都找不到人,然后痛苦地过完大半辈子?”Tony Stark的双眼像要喷火一样,

“我还没有说什么,你凭什么就这么放弃了?我告诉你,我 不允 许!”男人一字一顿,声音都因为盛怒而微微颤动。

“按照我说的做,待在帐篷里,不许出去,不许跟任何人说话,听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stark先生。”肩膀被捏的生疼,生理眼泪盈满眼眶,男孩小小声的回答。

Tony Stark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松开男孩,慢慢平稳下呼吸。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沉默了一会,Tony Stark再度开口,“我给你做个临时标记,别人就不会来找你麻烦了。放心,不会对你有别的影响。”

小可怜显然还不懂“临时标记”是怎么回事,脸上写满困惑,刚抬起头想问一句,就被男人吻住了嘴唇。

最开始只是轻轻地贴了上去,Peter感觉到男人略微干燥的嘴唇正摩挲着自己的,他睁大了双眼,双手垂在身体两侧,电击一般全身都不会动了。

并没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Tony Stark只是将双手扶上男孩的后脑,手指插进男孩柔软的蜜色卷发里。然后他微微张开嘴,用舌头轻易地撬开男孩的牙关,吮吸了一下男孩柔软的舌尖。

甜的。

看得出来男孩没有丝毫接吻的经验,只是呆呆站着任由Tony Stark索取。Stark闭上眼睛,咬噬着男孩的唇瓣,掠过这孩子口腔中每一寸空间。

Tony Stark,克制住自己。

睁开双眼,结束了这个吻。“临时标记。”男人耸耸肩,眼里看不出波澜。

男孩的嘴唇周围全是亮晶晶的津液,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要是还敢有人来找你,”Tony Stark把什么东西塞到男孩手里,“你就用这个崩了他。”

是把手枪。

“行了别愣着了,赶快回去吧,”stark又皱起眉,嫌弃地揩了揩男孩的嘴角,扭头示意帐篷的方向,“我还得去给你们英国人打仗呢。”

“......是,stark先生。”男孩轻声说。

 

——TBC——

 

 

其实是盲狙江苏卷狙到一辆车,构思构思索性变成个中篇完整故事

灵感来自偶然看到的一个微博(*/ω\*)



 

大概三发结束吧,下章会有车吧

(〃'▽'〃) 希望大家喜欢 

weibo链接



评论(13)
热度(61)

© 喵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