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啊

要努力写文啊!

【锤基】巧舌如簧02(翻译文)

前文01戳我


*本章有锤简提及*


02

 

“没关系,”洛基耸了耸肩,“相信你想要的,索尔。假如你能表现出一点智慧,我才会感到惊讶呢。不过你毕竟是阿萨的王子,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理解真相,而不是像一个婴儿一样被其他人照料。那么——你想想,假如我真是你想象中那般奸诈,我当初为什么还要跟你入侵约顿海姆,我为什么不把巨人直接带到王宫里?我为什么还要杀掉劳菲呢?”

 

索尔的五官扭曲到一起,肩膀抽搐了几下,露出困惑的神情“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的声音仿佛在呻吟,“也许劳菲只是你计划中的一个牺牲品。”

 

“劳菲他要么是一个为了国家而放弃自己儿子的懦夫,要么是一个被我杀死的无辜者。如果他是抛弃婴儿的怪物,那么我有权杀了他;如果他是无辜的,那么则是奥丁在对我出现在阿萨的缘由上说了谎。”

 

“所以你杀了这个弃你而去的人,你没做错,一点也没错。”过了一会儿,索尔点头道。

 

“刚刚你还宣称他是‘洛基阴谋中的无辜受害者’呢。”洛基淡淡嘲讽了一句。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搞不清你的想法,洛基!”索尔吼了出来。

 

“你不必搞清楚,我不需要。”洛基低下头,突然觉得疲惫不堪,“你总是在扰乱我的计划,我希望这一次你不会了。”

 

“然后你就会统治米德加德,成为一个仁慈的独裁者,把人类从他们邪恶领袖的魔爪中拯救出来吗?”索尔显得很痛苦。

 

“不,索尔。”洛基摇摇头,“如果我说我想毁掉整个约顿海姆,你会答应吗?”

 

“你觉得这种灭族的行为很可取吗?”

 

“是的。如果约顿海姆消亡了——”

 

“你不能就这样杀掉整个种族的人!而且这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洛基,他改变不了你的血统,你的出身——”索尔喊道。

 

洛基知道对方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他情不自禁地想笑,因为索尔的无知和理想化。为什么索尔总是把一切想的那么简单,是与非,动机和理由?索尔得想法单纯又正直,一个个整齐地排列在大脑里,而洛基的思想仿佛万花筒般错综复杂,每个想法都镶嵌着钻石,上面又能反射出一千个新的想法,是那般错综复杂。

 

 

“你这样说很伤人,”洛基一只手抚上胸口,嘲讽着,“我从来没想要改变我的身世,哥哥。我只想要接受真实。”

 

“什么是真实?”索尔的声音疲惫而挫败。

 

“我,就是我。”洛基的嘴角勾起一个诙谐而咬牙切齿的笑。

 

——

 

恢复法力的时间比洛基预想的要长,整日待在阿斯加德的地牢里,被昔日的朋友指责辱骂,任何人都可以来看他,——只要他们想这样做。这或许是一种惩罚,但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忽略,过了一两天,洛基的牢房又变得无人问津。

 

当然,雷神索尔是个例外。他从来不会放弃洛基或者表现得自命不凡。他每个晚上都来,有时候是因为巡逻,有时候是特意来看望自己的弟弟。而洛基总是回报以凝视。

 

洛基从来没有被索尔眼中的悲伤或者愠怒所左右过,这次也没什么不同。

 

“弟弟,”不管洛基有多抗拒这个称呼,索尔还是执意这样喊他。“父亲做了决定,你可以被原谅,他恕你无罪。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坚持这场闹剧,我们是亲人,是兄弟,没有任何血缘会改变我对你的爱。”

 

洛基看向索尔的眼睛,让他觉得可怕的是,他相信了。他的哥哥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索尔不会停止爱他,索尔也永远不会把他当成兄弟以外的任何人。

 

洛基几乎绝望了,不能这样——他必须要让索尔恨他,他必须让索尔鄙视自己,甚至毫不犹豫地朝自己的头颅举起妙尔尼尔并且不会退缩。他必须坚定自己的决心,不能让他们过去的亲密时光迷惑住索尔的双眼。他现在只是阿斯加德的阶下囚。

 

哦,索尔,最亲爱的,这个蠢蠢的,我最挚爱的人啊。

 

索尔走进洛基的牢房,紧紧地搂住了洛基的肩膀,他几乎将消瘦的弟弟整个人圈在怀里,“弟弟,求你了,别再这样了。”他恳求道。

 

洛基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进了索尔的怀抱。洛基微微挣脱开一点,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索尔的下巴,轻轻摩挲,另一只手臂在索尔的后背上下滑动,双眼紧闭着,防止眼泪溢出来。“索尔,”他说,他的声音哽咽而痛苦,“索尔,哥哥——”索尔更加紧密地抱住洛基,两个人紧紧相贴,绝望地,紧密地。

 

洛基渴望得到雷神的爱,他恨这样的自己。多么卑微,多么可怜。他不应该这样,不应该渴望这些。在雷神的眼中他无足轻重,他们作为皇子和兄弟成长,但是现在索尔是未来的国王,自己是个怪物。

 

他们不再是兄弟,洛基提醒着自己。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这只是索尔一时冲昏头脑而做的蠢事,白痴。他要让索尔恨自己。

 

一个想法从脑中闪过,顿悟那般,就像太阳在荒芜之地升起,洛基知道该怎么办了。

 

洛基微笑着亲吻索尔的额头,把脸颊贴在兄长粗糙的胡须上,“你爱我吗,哥哥?”他的声音非常温柔,“你爱我胜过一切吗?”

 

“当然,”索尔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爱你,我当然爱你,洛基。”

 

“比爱你的朋友还多?”

 

雷神挣扎了一会儿,不过是因为困惑而不是犹豫,“你是我的弟弟,我当然更爱你。”

 

“比你爱奥丁还多吗?比你爱芙丽嘉还多?”洛基轻声说,“你爱我胜过爱阿斯加德吗?你会为我扯下伊格德拉西尔的根,放火烧了九界吗?你会为我使米德加德燃烧,让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枯萎凋零吗?”

 

“你会永远把我当做兄弟,看着宇宙在你眼中化为灰烬吗?”

 

索尔颤抖着,脸颊埋在洛基的脖颈上,洛基知道他在哭,他能感觉到索尔的热泪洒在他的脖子上。索尔揽着洛基的胳膊,不松手,“是的。”他的声音很轻。

 

洛基在哥哥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柔软地抚摸着那金灿灿的长发,“比爱你的简福斯特女士还要多吗?”

 

索尔犹豫了。

 

洛基还在被雷神拥抱着,他能听到索尔轻轻的叹息。索尔微微箍了箍洛基,这动作很小,而且转瞬即逝,但是洛基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他不会错过任何与索尔有关的东西。哦,索尔。

 

此刻,他的兄长在他面前完完全全溃败了,雷神的肩膀投降似的低垂,洛基知道,此时此刻他可以拥有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他可以拥有索尔的爱,拥有王位,拥有尊重他的同伴,甚至是众神之父对他的宽恕和来自母亲的爱。他可以拥有索尔,和其他任何东西——不管他要什么,索尔都会给他,权利,国家,只要是索尔能办到的。

 

“是的。”索尔回答道,他的声音坚定,又有点痛苦。他爱他的弟弟,但他也想拥有简。他想跟她一起生活,想要那种洛基给不了他的快乐。

 

洛基知道他必须做点什么。

 

他又做了最擅长的那件事,说谎。

 

“这不行。”洛基的嘴唇贴着索尔的皮肤,他必须这样,否则就会看到索尔悲伤绝望的表情。“不必这样,”洛基继续说,“我不需要你的爱,索尔,我想伤害你,想毁了你爱的一切,以及你自己。恨我吧,索尔,这是我唯一想让你做的。我想让你受苦,当你对我的很和我对你的一样多时,我会杀了你。”他温柔地拍了拍索尔的脸颊,尽可能充满爱意。“我们的下一场斗争中,会有一个人死去,哥哥。”

 

索尔放开洛基,脸上有近乎恐怖的表情。

 

洛基的手臂垂到身体两侧,静静看着索尔离去。

 

——

 

没有一个阿斯加德的监狱能够关押住他,洛基的魔法能受到约束,但是他的思想却不受约束。而愚蠢的阿萨人永远意识不到,智慧正是他最危险的资产。

 

还有一件事是,奥丁将洛基带回阿斯加德,却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身世,这样看来,奥丁和索尔一样蠢,约顿人每天在自己的王国繁衍后代,对此事一无所知,也不会去费心思考。

 

洛基见过其他约顿人制造寒冰,把寒冰塑造成武器去恫吓对手。洛基也尝试了一下,这并不难,而且约顿人没有洛基那样敏捷的头脑,他能做出更精致的武器。

 

洛基花了一天时间来练习,控制冰霜蛇形蜿蜒,覆盖在他冰蓝色的肌肤上。他现在已经接受自己的真实身份了,他想去憎恨,可是看着皮肤上深蓝色的纹路和冰霜,他意识到,这终将是他的一部分,命运早已将他深深描画,清清楚楚。

 

洛基不得不接受。

 

然后他停下这些想法,继续练习他的魔法。

 

牢房可以禁止囚犯制造矛、剑或者其他武器,但是不能压制天生的魔力——洛基制造冰爽的能力与生俱来。

 

但是洛基没有制造武器,相反,他只是制造了一个开锁的小物件。

 

 

————TBC————

 

 

我也觉得自己更新得实在是有点慢,未来争取一周双更,谢谢大家的支持!喜欢的话请点赞留言呀~


评论(2)
热度(23)

© 喵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