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22

emmmm我是准备写裙子play的
想看的小仙女举个手🙃🙃🙃

theother:

久等啦~穿着裙子的isak来啦~


下划线是心理活动哈~


粗体斜体是歌词,我没有翻,直接从网易云找的,原谅偷懒的我吧~


Chapter 22: kissing you(吻你)


“even!”


Einar一旦想要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会变得有些缠人。even一直努力尝试拒绝他,想要表现出自己才是大人,才是掌握主导地位的人,但是看到那张小脸。他还是狠不下心来只能屈服。


“okay,好吧,但是一定要小心你的手。”even说,手里还拿着母亲的直发夹板,转向了弟弟那个方向,虽然无法用眼神传达他的感情,但是他还是很有深意朝着einar说,“很烫。”


“我知道,我知道,快坐下。”einar急切地指导着他,让even坐在马桶盖上。


Even还是坐下了,狼狈地叹了口气。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要让自己的弟弟拉直自己的头发,但是einar的理由是“电影里莱昂纳多的头发都是直的,所以你的头发也必须是直的!”even只能怪自己告诉einar他万圣节的衣服和电影里一模一样。


Einar正努力从even的发梢那里开始拉直,下一秒even就感觉一阵灼热在耳边刺痛了他皮肤。他轻颤了一下赶紧移开了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好好弄的。”einar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里满是真诚的忏悔。


“okay,哥们,慢慢来好吗?你可是这里唯一看得见的人。”even开着玩笑,这个梗他总用在看得见的人身上,因为在需要眼力的情况下他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Einar随后的速度就慢得让人发狂了,但是幸运的是他没再烫到even。他拉直后还喷了些定型水,然后看着even轻笑着。


笑可不是个好现象。


“你最好别把我变得很奇怪,否则我会一直挠你痒痒的哦。”even警告他,半眯着眼。


Einar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开始笑,这个小坏蛋。


“看起来很好,evy。我甚至一瞬间把你想成了莱昂纳多。”einar解释着。


“是吗?看起来很像吗?”


“对!isak会爱死的。我保证他看过之后就想让你一直拉直头发了。”


Even听着也笑了。如果自己要一直拉直头发,那Isak可能都不知道要怎么用直发夹板,小男孩的头发可全是卷儿。


“你想帮我穿上那套衣服吗?你可以帮我拿着剑哦。”


“好!”einar尖叫着,跳起来跑回even房间。


**


Isak在17:30时还站在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看着那里面的自己忍不住脸红,因为这他妈的太丢人了。


他现在的打扮已经不能用愚蠢来形容了。


Isak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站在这里纠结画什么颜色的眼影。眼影啊!


他现在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世界?


“isak?”eskild敲了敲门。


“怎么了?”isak喊了一声,连他自己都觉得现在自己的反应有些暴躁。


“你在里面还好吗?”


Isak翻了个白眼然后走过去打开了门,他看向eskild的眼神完全表达了自己现在的窘迫,一种完全无奈的无措和崩溃。


Eskild抬了抬眉毛,然后才看清了现在isak衣冠不整的样子,或者说,是isak自以为的穿好了衣服?isak现在穿着他自己挑的裙子,背上还挂着天使的翅膀,带着假发。


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化妆、化什么妆,还有怎么刮掉他一腿的毛。


“wow。”eskild终于发出了声音,抬起手抵着自己的下巴盯着isak看。


Isak放弃似的叹了口气。“说吧,我现在是不是看起来超级蠢?对,我他妈的看起来肯定很蠢!”


Eskild走进卫生间,isak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伸出双手搭在小男孩的肩膀上。


“别动,我的gay宝宝,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Isak皱了皱眉看向了他的室友,“什么意思?”


“我才说了句WOW,而且wow的意思是很棒啊,isak。”eskild笑着又上下看了一次isak,“我的意思是‘我的天啊!谁能想到你穿着裙子会这么美。’”


Isak眯着眼睛半信半疑,“你在瞎糊弄我。”他说着,语气里满是确定。


“我没有啊,isak,真的!你看起来很漂亮。”


“但是…”isak开始摇了摇头,“但是,我这样完全不行啊,我一个男生穿着裙子,我的肩膀太宽了,我的腿上全是毛,而且我又完全不知道怎么化妆。我看着这张电影里朱丽叶的照片看了好久了,她看起来那么完美,even想要每一个细节都是完美的,但是我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这个女孩。我只是…eskild…”


“isak,呼吸。”


“他马上就要来了,而我….我想要变得他想要的那种完美。”isak有些生气,转身坐在了马桶盖上挫败着。


“肯定会很完美的,isak,我保证。给我看看那个女孩的照片。”eskild伸出手向isak期待的看着。


Isak找出了那个照片给eskild看,接过后eskild看着照片‘嗯’了一声然后转身看着isak,对比着。


“well,假发和翅膀是都有,完美,而这个裙子的颜色是…”


“我找不到同样颜色的裙子好吗?”isak打断他,脸通红,“这是他们能找到的最符合的了。”


Eskild摆了摆手,“没关系,这不重要。在我看来,其实这个女孩没有化什么妆,没有眼影,口红什么的,就是很简单的。”


Isak眨了眨眼,“真的吗?”


“对,她就是一个不张扬的女孩。至于你考虑的那些,根本没有必要。如果你非要加点什么的话,就涂点睫毛膏就行了。”eskild笑着,然后把isak拉到眼前,“我来给你弄。”


Isak极力想要睁着眼,这样的话eskild才能好好的把睫毛膏涂上,但是这种感觉让isak很不习惯所以他就一直眨眼,甚至都弄到眼睛里了。但是最后他们还是设法涂上了,一只眼睛其实才花了1分钟。


“现在,我们来说说腿毛。”eskild看着isak的腿,他膝盖下面的小腿都露出来了。


Isak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其实你的腿就像小孩儿的腿,没有很多腿毛。而且灯光照着也不明显,大家根本注意不到。”eskild耸了耸肩,看起来一点也不当回事。


“真的吗?”


Eskild又啧啧的几声,假装生气的说,“当然了,而且你想想,现在有好多好多女人都不刮腿毛了。这根本他妈的不重要了好吗,我都怀疑莎士比亚那时候的女人肯定也不刮腿毛。”


Isak忍不住笑了,好吧。


“okay,那么…我可以了,是吗?”isak有些羞耻地问着,咬着下嘴唇。


Eskild朝他开心的大笑着,“对,issy,你很完美。”


Even几分钟后来了公寓,穿着罗密欧的衣服,还配着剑。是Eskild迎接的even,然后带着他到了厨房聊了聊最近的趣事。


Isak紧张的站在角落,正努力鼓足勇气走到他们面前。他知道自己表现得这么紧张有些傻,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even都会喜欢他的打扮的。


但是出于某种原因,isak觉得这次很特别。这是一次有重要意义的装扮,isak花了很多心思,他想要让even因此而开心,他不想让even失望。


“朱丽叶?我们该走了吧?”even叫了一声,然后isak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个可爱鬼。


Isak深吸了一口气,从角落走出来直接走向了even,eskild在旁边忍不住开心地鼓起了掌。Even伸出手,等着isak来牵。当他的小男孩走过来拉住他的手时even握着放在嘴边,亲吻着isak的指节。


“hi。”isak脸顿时通红。


这个愚蠢的脸,能不能不要这么轻易就脸红?


“hi。”even微笑着,伸出手感受着isak,他的手抚摸过小男孩的脸颊,摸到了isak半扎半散的长长的假发,然后手向下揽过他的腰,“你看起来…”


Isak等待着,看着even的眼睛,因为even今天没有带墨镜。


我的天。


Even想要不带墨镜到大家面前吗?


“你看起来很美。”


**


让even喜欢自己的打扮是一回事,因为他们在模仿者罗密欧和朱丽叶,他们是情侣,所以一切都很可爱。


但是现在。


现在isak面对着要走出去,穿成这样面对所有人,穿着裙子。他内心又忍不住喊着,我的天。


Magnus, mahdi和Jonas之前就决定好了要装扮成三个小丑,但是他们最终还是觉得扮演三个火枪手会好一点。看到even后,他们都开始抱怨着为什么只有他可以佩剑。


结果就是男孩们都带了假发和一些奇怪的18世纪战斗服装,而且这些厚厚的衣服让他们大汗淋漓。他们毫不在意isak穿着裙子,甚至还说even和isak看起来很配。他们都说isak这样穿真的很凉快,因为他们穿着五层衣服简直要他妈的融化了。


Isak很感激他们没有嘲笑自己穿裙子,随着预热party的开始他甚至都忘了自己穿了裙子。Even一直牵着他的手,时不时的亲着isak的脸颊。


这一切都太浪漫了。


但是现在他们离开了Jonas家,他们要去真正的舞会了,整个学校的人都会看到isak穿着裙子。


操。


“你的手心都是汗。”even说着靠近了isak,他们正坐在电车上,“你紧张吗?”


“不紧张。”isak撒了谎,摇了摇头,“只是这里很热。”


“当然。”even一脸怀疑的笑着,“虽然现在是十月份,而你连外套都没穿,当然很热。”


Isak轻哼了一声,他只想让电车快点开,快点让他迎来那些丢人和尴尬的情境。


**


Even其实可以感受到isak有多紧张,因为他一直紧紧靠着even。Isak甚至都有些发抖,大口呼吸着,isak握着even的手有些过于用力了,所以even猜测他现在是在到处观察着人们的反应。


Even知道isak肯定很在意人们会如何评判他的穿着。经历了上次在更衣室那个男人对他们说的粗鲁言论,isak现在总是很警惕,在公开场合isak总是很快就结束他们的亲吻,在学校里他也不再经常牵着even手了。


Even知道这种感受,他可以理解,他想让isak按照自己的节奏来适应。但是这次更麻烦一点的就是isak穿了裙子,他为了even穿裙子,因为even让他好好打扮(dress up)。


然后isak就穿了裙子。


他主动穿的。


Even第一次对isak说他很美的时候并没有撒谎,他的手一直放在isak身上,他可以感受到他的小男朋友在这件衣服上下了多少功夫。他可以摸到裙子的质感,像isak的皮肤一样顺滑,他的假发虽然扎起来了但是还是垂到了胸口。Isak这种很害羞又不确定的表现,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等着even说点什么的感觉。


让even几乎说不出话来。


Even并没有什么喜欢‘裙子’的怪癖,他知道isak穿什么都会很惹火,只是这种…努力,isak想要even开心的努力,让他明白了isak有多在意even的想法。


他真的他妈的全身心都爱着这个男孩,even不敢保证他今晚能管好自己的手。而且现在isak完全挂在他身上,无意识地想要让even掩盖着自己的尴尬。


Even的手指紧绷着,他想要再次看见,看见isak,他从来没有这样渴望想要看见一个人。


“even?”isak对着他的耳朵叫着,想要极力让even听见自己的声音。


Even回过神转向了isak那边,微笑着“怎么了?”


“sana也来了,想要过去打个招呼吗?她在朝我们招手呢。”


“我都听你的,朱丽叶。”even逗着他,轻抬起下巴向前亲吻了一下isak的鼻尖。


让他惊讶的是,isak放松下来了。Isak的肌肉不再紧绷,他开始笑,他也回了even一个爱斯基摩鼻尖吻。


求你永远别离开我。


**


而让isak吃惊的是,没有一个人说什么。没有人嘲笑他穿着电影里女孩的裙子,也没有人取笑他戴着假发。


他其实一直有心理准备,可能sana会说什么,又或者是eva。


Sana早就知道他打算装扮成女孩了——朱丽叶,因为他最后还是没抗住告诉了她原因——然后她就开始大笑。但是今晚sana一看到isak和even走进了舞会,她就开始露出一个大大地傻笑。Isak朝他笑了一下,挥了下手然后带着even走向了她。


Sana和chris打扮成了盐罐和胡椒罐,sana是盐罐。


很合适,isak想。


“wow,看看你们两个。”sana说着把两人都拉过来抱了一下。


Chris也同意得点了点头,然后和isak击了个拳。“很好。”她说着又像以前一样上下打量着isak,这种感觉依旧很怪,但是isak已经可以一笑而过了。


“真的吗?我们看起来不错?”even问着,又绽放了他那标志性的大大的笑容。


“你们真的看起来很配。”sana说,“看来大家今年都花了不少心思。”


“跟我说说别人都穿了什么。”even边紧紧搂着isak的腰边问着他。Isak也同样紧紧得靠在他身上,然后转头看着房间里的人,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了。


没人会注意的,没关系,呼吸。


“vilde看起来像个…美人鱼?”isak努力想着词来形容vilde现在的鱼尾和紫色的挂饰。


“我借了她我的紫色项链。”chris点了点头。


“eva是一个航天员。”isak看着eva穿着那套衣服大汗淋漓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大家都需要换个行头,要不然他们都像走进了桑拿房一样,isak这样想着。


“penetrator chirs,或者说现在不那么像chris的人,穿成了月亮。”sana翻了个白眼。


“所以eva是要登上月球咯?”even笑着说。


“是要骑着月球(ride the moon), 这是他的原话。”


Isak,even和chris都大笑出声,而sana还是一付处事不惊的样子。Isak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场景,sana走到eva和chris面前,拿着真的盐倒在了他们身上,大叫着让他们冷静点,好好振作起来。


“我喜欢这首歌,我们跳舞吧!”chris一听到正在播放歌就兴奋的叫起来,她拉着sana的手,用眼神邀请着isak和even也一起跟上。


Isak有一瞬间又开始恐慌了,但接着even的胳膊就揽上了他,带着他跟着节奏摇晃,当他们站在聚光灯下的舞池中央时,even开始笑。


Chris随着歌曲大声唱起来,在胡椒罐服装下摇晃着屁股舞动,让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24k magic-Bruno Mars


Ooh shit


噢糟了 


I'm a dangerous man with some money in my pocket


我可是个超有钱的危险男人 


Keep up


嗨起来 


So many pretty girls around me and they waking upthe rocket


那么多的漂亮美眉围在我身边 她们唤醒了我的小宇宙 


Keep up Why you mad


为何你还是一脸怒容 


Fix ya face


化一下妆 


Ain't my fault they all be jocking


这不是我的错 你们一定是开玩笑 


Keep up


嗨起来 


Players only


只有玩咖 


Come on


来吧 


Put your pinky rings up to the moon


将你的指戒甩向月球 


 


 **


跳了一个半小时后,even知道isak有些跳累了。他的脚步拖沓着,在快节奏的歌中甚至停下来站在那里。Isak一直想要拖着even走出舞池坐下来歇歇,而不是even那种停下来拿了杯喝的又继续回去跳舞。


所以even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计划会失败。


他有些慌,因为他的计划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又可爱,又浪漫的计划。


真的,他甚至有时都会为自己的浪漫而惊叹。


“我觉得isak马上就想走了。”他悄悄和sana说着,还紧紧捏了捏她的手来显示出自己现在的焦虑。


她轻轻呵斥了一下,“我不觉得,他只是想坐下来歇歇。”


“但是,我需要他一直跳舞,记得吗?我需要他在舞池里。”even说着,咬着下嘴唇看向sana的方向。


她突然想到了那个计划,“oh,oh,对。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都有可能啊。”


Isak突然又出现在even旁边,他刚从洗手间回来,他靠着even的身体深深的叹了口气,“baby。”他抱怨着,“我们能不能坐一会儿啊?”


“还不行。”even回答他,轻轻亲了一口他的脸颊。


“但是为什么啊?”


仿佛得到了even的信号一样,随着正在播放的歌曲接近尾声,DJ清了清嗓子想要吸引所有人的注意,“打扰大家了,nissen听好啦,我们下面有一首特别点播的歌曲。”


Even微笑着,握了握isak的手,“带我到舞池中间。”他对isak说,声音直接贴着isak的耳朵。


“什么?”


“求你了?”


又犹豫了一会儿后,isak开始拉着even走向舞池,穿过了无数的人。


完美。


“这首歌是献给isak Valtersen的。”DJ继续说着,even 可以感觉到isak突然僵住了。


请不要怪我,even紧拉着isak的手想着。


“来自你的罗密欧。”


**


一束聚光灯打在isak 和even的头顶,然后一阵熟悉的歌曲开始播放。Isak努力的消化着这一切,努力想着even是怎么知道这首歌的,但是突然他开始无法思考了。


因为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他妈的在盯着他们看。


Isak环顾了一周,看到了几个熟悉的朋友面孔,他感觉到有一瞬间无法呼吸了。真的,所有人都围着他俩,看着他们;所有人都离开了舞池,围成一个圈而他们站在中间。


Isak濒临崩溃恐慌的边缘,然后他感觉一双手温柔的抚摩着自己的脸颊,抬着他的下巴直到他看清了灯光下的even。


Even没有带着墨镜。


Even正在朝他微笑,露出牙齿微笑,轻轻把isak圈到自己的怀抱里。


“和我跳一支舞?”


**


Kissing You(Des'ree)


Pride canstand a thousand trials


骄傲可以忍受无尽的考验
The strong will never fall
坚强永远不会跌倒
But watching stars without you
但是我看星星时没有你在身边
My soul cries
我的灵魂在哭泣
Heaving heart is full of pain
起伏的心充满了痛苦
Oooh, oooh, the aching
哦,哦,疼痛
'Cause I'm kissing you, oooh
因为我在吻你


哦,是那首歌。这首歌是那个电影里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那首歌。


Even多希望isak知道这首歌,希望他能记起来这首歌。那个场景是even最喜欢的场景,现在对于他来说有了一个全新的意义。


Even从来不信一见钟情,因为他觉得这就是一些胡说八道的话,不可能真的发生。然后他失明了,他以为自己更没有机会再体验这种情感了。


但是他遇见了isak。


Even伸手抚摸着isak的脸,他们随着歌曲轻轻摇晃,even感觉到他们的爱存在于每次触碰、每次呼吸、每个细胞,存在于生活中的每分每秒。


Isak剧烈的呼吸着,他的脸颊因为even的触碰而燥热。他其实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应着even的抚摸,所以even开始担心这是不是太过火了,太开放、太公开了。


对于isak来说,这一切是不是太过火了。


但是接着


Touch me deep, pure and true
纯洁、真实、深深触摸我
Give to me forever
永远给我
'Cause I'm kissing you, oooh
因为我在吻你,哦
I'm kissing you, oooh
我在吻你,哦


Isak也抬起手放在even 脸上,摩挲着even的脸颊和下巴,他的发迹,他的唇瓣,他的伤疤。


他的眼睛。


然后他们的嘴唇贴合在了一起,正像even所想象的、所期待的,这一切无法替代,他们在镁光灯下亲吻。他们被所有人注视着,可是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


Where are you now
你现在在哪里
Where are you now
你现在在哪里


Isak将这个亲吻延长了很久,终于放开了手,说“我在这儿,even, 我就在你身边。”


~~~~



我找了电影,应该就是这张里的装扮~


我们isak应该会很美哒,肤白貌美大长腿~


没有裙子play呜呜呜,不过可以想啊,穿着小白裙的isak双腿夹着穿着盔甲的even的腰~~~酱酿~


下章 @撩神的喵 快来~

评论(8)
热度(90)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