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18

theother:

跪求原谅这么久才更~


下划线是回忆和心理活动~


enjoy reading~


觉得这章翻得好难懂,锅我来背~


Chapter 18 underneath the stars(星空之下)




Even视角


Even坐在elias旁边,他们正一起呆在门廊那边。even眼睛周围的绷带终于拆下来了,他终于又可以感受到空气轻抚皮肤的美好。剧痛的减缓对even总归是好事,而他的伤口也终于可以慢慢愈合了。


Elias正说着昨晚和父母吃饭时发生的趣事,他还时不时的撞几下even的肩膀。


Even很喜欢elias的陪伴,他喜欢和elias说话,他喜欢和elias交谈时那种单纯的感觉。虽然他再也看不见elias了,但是这种感觉丝毫没有变。


“你还会回学校的,对吧?”elias突然问他,手放到了even膝盖上,没有动。每次安抚even时,他总会这样做,elias想用这个动作让even明白他可以向自己坦诚的说任何事。


Even很感激他。


“应该会。”


“你要学盲文吧?对你来说肯定不难,我保证你立马就能学会。”elias说着,even几乎可以‘看到’现在elias脸上的微笑。


几乎可以看见。


“谢谢你,elias。”even说,把手也放在elias手上。


“别客气,hey,你留下来吃完饭吧?我可以告诉妈妈一声。”


“yeah,当然好,不过我要先告诉我妈妈,这样她就不用来接我了。”


“太好了,那我们进去吧。”elias站起来,然后转过身帮着even站起来,带着他走向了后门。


Even还是习惯像以前一样闲逛,还想要像原来一样。总是依赖别人、总是需要别人的帮忙让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像个弱智,尽管他的朋友们都不介意,但是他真的不愿意这样。


“你介意让mikael也过来吗?”even问。对他来说这是个很平常的问题。


因为他很少会自己一个人做什么,mikael总是和他在一起。


Even问出口的时候他们刚进门,Elias一开始没说什么,even犹豫了一会儿,还以为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话。


“额,关于这件事…”elias边说着边把even带到挂着电话的墙那边,“我现在不太和mikael一起玩了。”


Even皱了皱眉,“为什么?”


Elias又没有说话,even突然有些懊恼,因为他现在看不见elias,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也无法从elias的表情里读出他的想法。


“mikael他…他…


“怎么了?”even问,声音里有些生气的意味。


“我知道他是你最好的朋友,这我可以理解,但是有时候他说的话…不太好,有时候他说的话让我无法接受。”elias小声说着,深深叹了口气。


“什么话?什么意思?”


“他总是喜欢对所有事开玩笑,even,那天你也听到了,他拿你和你失明来开玩笑,这….这是不对的,我无法接受他这样说。”


Even有些不懂elias,但是他又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起来mikael以前的玩笑,他总是喜欢到处开玩笑。


“他就这样啊,你知道的啊,mikael,他就….他就喜欢说些傻话。”


“可能是吧。”elias声音有些无奈,“但是就算他说的是傻话、是开玩笑的,我也不想待在他身边忍受他的那些屁话。”


Even还有些问题想继续问elias,他想搞清楚elias这话是不是意味着大家都不和mikael玩了。但是这时候elias的父母和妹妹走了进来,他们热情的和even打着招呼,很开心even能留下来吃饭。


Even那天晚上忘记了有关mikael的事情,忘记了他的生活从此已经完全变了,忘记了他的一些东西已经被夺走了。


他忘记了这些让他烦恼的事情,因为身边的人善良又美好,让他暂时忘记了那些痛苦。


**


“我没有注意到。”even说着手揽过isak,他们已经坐在地板上几个小时了,而且丝毫没有动弹,“我知道听起来很愚蠢,但是我当时真的没注意到。”


“你没注意到什么?”isak问着,声音很温柔。


“mikael。”even小声说,“我从来没有真正的以我自己的视角来好好观察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相反,我只是在我自己的脑海里构建我想象中的他。”


“他做了什么吗?”


Even还在想,他努力想要把记忆拼凑起来。之前Mikael想要亲他时,他想起来了很多之前从未想过的事情,他记起来了mikael对他的嘲笑,想起来mikael总是朝他开玩笑。


他记起了大家总是跟他说mikael不是什么好人,mikael很自私,说话很伤人,但是even从来没有听他们的话,也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们。


尽管mikael说过很难听的话,有时还随意评论别人,但是mikael一直对even很好,这是真的。Even只知道mikael在他最艰难的那段时光一直待在自己身边。


Mikael,这个男孩,尽管他曾很残忍的说even的爸爸离开家是因为他承受不住even看不见这个打击,他总是说even的父亲能做出这种事就是个混蛋,但是mikael一直这样啊,他总是说这样的话。


“你父亲就是个胆小鬼,他竟然会离开你和你弟弟,einar还是个小孩儿啊,他还算什么男人?”


Even现在还可以清楚的听到当时mikael的声音。


但是他还想起了mikael说的其他东西。


关于同性恋的言论,无数关于同性恋的诋毁。Even每次听到mikael嘲笑讽刺同性恋时,都感觉自己被他打了一拳一样。这种痛苦,来自于一些可悲的原因,因为even总是内心希望着mikael这样说是由于他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自己心里的感觉,而不是其他理由。


造化弄人,不是吗?曾经那么谴责同性恋的人反倒成为了同性恋。


Even曾经想过自己是那个改变mikael想法的人,他以为自己会是那个打开mikael心扉,让他接受真正的自己的人,然后…然后他们可能就可以在一起了。


现在一想到自己曾经的想法,even就觉得太愚蠢了,他竟然当初想通过那种方式来和mikael在一起;自己真是太愚蠢了,竟然以为爱上了mikael,而其实…自己是爱上了‘还有人爱自己’的这种想法。


“你当时还是个孩子。”isak说着,紧紧握着even的手,“你还小,而且…当时mikael对你真的很重要,所以你以为你爱上了他也是正常的,你并不愚蠢,别再这样说了。”


Isak的话让even相信其实小男孩是真的懂自己。


“Jonas?”even问,他知道自己无需解释这个问题。


Isak轻笑了一声,“那么明显,哈?”


“是有一点明显啦,你谈论他时的那种感觉暴露了你。”


“其实我们是一样的,我当时也想让自己相信Jonas是喜欢我的。每一次触碰,每一句话,每一次对我的鼓励,都让我感觉有一天他会承认他也爱我的。”isak解释着。


“但是他从来没有…?”


“当然没有啦。”isak轻笑了一声,“Jonas像弓箭一样直,我是想告诉你,你当时会那样想并不愚蠢。”


“但是我当时都没有注意到mikael的各种举止,我觉得自己像个笨蛋,我一直在内心把他塑造成一个完美的形象,而当时真相就摆在我面前,我却什么也看不见。Sana的哥哥告诉过我无数次,他让我好好想想mikael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从来没有听他的。”


Even很感谢isak愿意听他诉说,感谢他给了自己一个机会,Even知道自己承受不住再次失去isak。


他再也承受不住失去任何东西了。


**


两年前


Even从来没有问起mikael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把烟花扔向even


Even想过要问,但他问不出口,因为他害怕听到那个答案。他不想让自己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他想要忽略这个问题,这样他可能很快就会忘记这一切,或许几个月后他就完全想不起来了。


但是过去的几天里,even脑海里环绕的只有这个问题。他渐渐意识到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发生的真实情况,那天晚上在田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从来没有说出这几个字眼,“mikael把烟花扔向了我。”


他没有告诉过他的父母,没有告诉过elias和朋友们,没有告诉过sonja


Even告诉别人时总是说,“我们在玩烟花,我当时拿着烟花然后爆炸了。”


这样说其实是even的主意,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说了另一种故事,他的那个真实的故事,mikael就会有麻烦。所以这件事必须说出是意外,不是吗?mikael不会往他脸上扔烟花的。


对吗?


但是现在,even和mikael坐在电影院里的这一刻,他突然很想问出口。距离Even看不见已经4年了,而现在某些无法说出来的理由一直驱使着even,他想要知道真相。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还这么爱看电影。”mikael笑着,even可以听得出来mikael正大口嚼着爆米花。


“我又没有丧失听力。”even冷静地提醒他。


“对,但是…这就像闭上眼睛看电影,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问你一些事。”


“你说。”


“是你把那些烟花扔向我的。”even突然说出口,这让mikael瞬间停止了咀嚼。


“额,这不是个问题,Ev。”


“我想知道为什么。”even直接问了出来,简洁明了,丝毫没有拖沓。


Mikael声音开始有些恼怒了,他把爆米花盒一下放到even手里,“even,come on,都过去多久了。”


“但是我应该得到一个答案,我以前从没有问过你,但是,现在我想问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想知道?”


“我就想知道。”


Mikael叹了口气,“我想让你留下来,你当时要离开,我很生气,所以在你开始往回跑时我就点了一个烟花,我想扔到天上让你看看烟花有多酷。但是…我没扔好,我扔的太低,就直接冲到你脸上了。”


Even想了好久,没有回答。


“even?”


“所以,你不是故意扔到我脸上的?”


“这他妈是什么问题?”mikael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几乎是在吼。“你觉得我是什么怪物吗,even?你以为我想让我最好的朋友看不见吗?”


Even摇了摇头,突然有些内疚了。


“不是,Mik.


电影放映前的广告开始了,mikael什么也没说,但是even可以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他甚至有一丝希望自己没有问出那个问题。


随着电影的开始,even决定放弃自己原本的想法,他不想再继续追问mikael这件事了。


因为电影已经开始了,在接下来两个多小时里他们根本无法交谈。还有,mikael一向不喜欢花太长时间讨论一件事,凡是涉及到感情的东西,mikael总是会绕开话题不想谈论。


Even渐渐沉浸在‘听’电影中,他在脑海里描绘着各个人物的面孔,突然他感觉到mikael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上。


Mikael丝毫没有想要拿开手,他就那样放在自己手上,大概有五分钟。


Even无法呼吸,他一丝也不敢动,心脏剧烈的跳动让他几乎要昏过去。


“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even,永远不要怀疑这句话。”mikael靠近他小声说着,还捏了捏even的手,最终松开了。


直到他们走出影院的时候,even还能感觉到mikael手的触感,mikael说的话也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响。


**


“你说过那场意外mikael造成的,那是什么意思?”isak问着,还枕着even的胸口,两人正躺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毯子上。


把毯子堆成这样,完全是isak的功劳。


Even深吸了口气,想着要如何解释这件事。这是他自己第一次诉说这件事情,告诉别人真实的情况,所以他想要好好说出来。Isak有知道真相的权利。even在脑海里反复想过无数遍的事情,他应该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说出真相。


他之前浪费了太长时间来逃避真相。


“我13岁的时候,因为mikael父亲的工作原因,mikael一家要去一趟美国。Mikael当时把那次旅行当成他和哥哥要去那里度假两个周,所以他也邀请了我。我们打算7月4号到那里,因为mikael说正好可以庆祝那里的国庆节。”


Even现在甚至还可以想起来当时在飞机上的情景,他坐在mikael旁边,mikael靠着窗,飞机起飞时,他让even贴近他的座位看地平线逐渐消失。


“我感觉自己很渺小,在飞机上你才可以感觉到你自己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有多么微不足道。”


Even其实一直在看的是mikael。


“我们到那以后,住在一个带游泳池的酒店里,一开始的几天我们一直去游泳,我们游完泳就叫客房服务,mikael父母还允许我们去游乐园玩。当时真的很棒,我们才13岁,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过奥斯陆之外的地方。”


“但是,后来,kunal让我们和他一起去百货商店,他说要买些零食和露营时用的椅子,这样我们就可以坐着看..看…”


烟花。说出来,even.


“烟花?”isak问他,他向上移动了一下,这样他可以把even看的更清楚。


“对。”even点了点头,“我们到那里之后,才明白kunal其实是想去偷烟花的。他告诉我们偷烟花肯定很好玩,而且偷了烟花之后我们就可以自己放烟花了,而不是只能看着别人放。”


Even可以感觉到isak突然有些紧张,他知道isak开始想起之前他说过的事情了。


“Mikael很兴奋,特别是后来kunal成功偷到了一大捆烟花之后,他更兴奋了,但是我很害怕,我不想这么做。那天晚上,mikael和我偷偷从酒店跑出来,kunal当时并不知道,我们跑到酒店后面,那里靠近高速公路,所以有很大一块空地和几个店铺…”


“even,你可以不用和我…”


“我想说,isak。”even打断了isak,脸上不知什么时候默默淌下了眼泪。


他知道是因为看到自己的眼泪isak才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的,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开始了,even就想继续说下去。


他,必须要说下去。


“我当时退缩了,我告诉mikael我不想这样做,我不想放烟花,我担心我们会受伤。我担心是mikael过度自信了,因为他当时已经被他哥哥洗脑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当时想要跑开,我想跑回酒店….”


Even突然想起来了一切,当时他站在那片空地上,一片寂静,只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叫的声音,他转身想要看mikael。


他想要转身看到他的好朋友,他最好的朋友,他期待转过身时看到mikael在微笑着告诉他,他理解even的恐惧,告诉他他愿意和even一起回去,告诉他忘记这件事。


但是,他看到的,他最后一次看到的,他自此再也看不到的东西是,烟花。烟花在他面前炸开,他甚至都没有机会躲一下。


“Mikael朝我扔了烟花。几年前,我问他的时候他跟我说这是意外,我也一直相信他。他告诉我他是想往上扔的,这样我就可以看到烟花,就会相信他可以放烟花,他想要说服我放烟花很安全。但是…他失手了…”even哽咽了一声,狠狠地咬着下嘴唇。


“oh,even。”isak小声叫了他一声,他也哭了。


Isak伸出手,抚摸着even的眼睛,两人又开始流泪。这些粗糙、伤痕累累的触感,都是烟花造成的。Isak又往上抬了抬身子,他想要平视着even,isak轻轻的用轻吻亲遍even的脸。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isak一直说着,就像他们之前在游泳池里那样低吟着。而这次,even脸上的湿润来自于他们俩的眼泪。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even继续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是mikael把烟花扔向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过别人这个真相,我甚至都不确定那是不是场意外。”


Isak犹豫了一下,然后问,“现在这些还重要吗?就算你知道了,又会改变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明白真相对我来说很重要。可能因为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了mikael的另一面,所以我开始怀疑一切。我忍不住…怀疑他,现在的我无法不怀疑任何事。”even说着闭上了眼睛,“但是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看清所有的事情。”


“我可以说说我知道了什么吗?”isak问,声音温柔、善良,他还轻轻的亲吻了even的嘴唇。


“当然。”even呼了一口气,想要继续追随这个吻。


“我知道的是现在的你活下来了,我知道的是你开始意识到你那段过去,这让你很痛苦,你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坦然面对,但是我更知道的是,有一天你终会扛过去的,有一天你会走出这段痛苦。”


“我知道你的生活里可能再也没有mikael了,但是你还有其他关心在乎你的人,你的母亲,你的弟弟,sana,sonja,还有我。我知道对于你的人生来说,我是个新的参与者,但是我也知道我有多爱你,爱你对我来说是最容易、最自然的事情。”isak暂停了一会儿,呼吸有些不稳。


Even伸出手抚摸着isak的脸,他立刻感觉到了isak在脸红。


“我知道的是,你是我生命中最善良,最勇敢,最有趣,最美好的人。无论你需要什么,无论你决定做什么,决定如何度过这段时光…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Isak还没有说完,even就起身靠过来抱住了isak,他翻身让isak趴在他身上。Even亲吻着isak的脖子、脸颊,渐渐将亲吻移到isak的嘴唇,这个亲吻相比于缱绻来说更像是蹂躏,even想把所有的感受都融入到这个吻中。


“我很高兴能够遇到你,isak,遇见你是世界上最让我高兴的事情。”


**


Isak可能永远也不会理解自己出现在even生命中意味着什么,even也无法说明白,对他来说isak的出现是他生命转机的开始。


isak在走廊里撞到even的那天,就像是even生命的开机,就像是even又重新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从那一刻开始,even才记起来呼吸是什么感觉,生命是什么感觉。


当时的Even从来没有感觉到那么孤独,他甚至都不想要尝试着融入nissen,他知道自己在那里没有朋友,他不知道学校的布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不可以毕业。


对当时的even来说,可能在家里接受教育会简单很多。就像他刚发生意外后崩溃的那段时间,mikael刚离开他的那段时间,他都在家里学习,那样可能会简单许多。


但是isak…那个男孩…他的声音,让even想要尝试着去学校学习。


那是很长时间以来,even第一感觉到‘想要’干什么。他开始渴望着什么,他有一种使命感,他想要实现这个目标。Even一直很讨厌那些‘为某人而活’的废话,但是有一刻…他觉得isak就是他的使命,就是他要追求的目标。


遇到isak,认识isak就是他的追求和目标。


Isak的声音对even来说就像是秋天脆爽的感觉,even最喜欢的就是秋天,而他们也是在秋天相遇的,这些巧合组合在一起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爱’是even从不曾想过的事情。真爱,就像是两个人一个是手套,一个是手,完美结合,真爱会让你们的心脏都禁不住同步跳动。


Isak让even相信了那些屁话,让他想起了那些矫情的诗歌,就算给他全世界来交换,他也只要isak一个。


Isak在even的怀抱里睡着了,躺在乱七八糟的毯子中间,even知道自己也快要睡着了,但是在那之前他想要做些什么,他想要在从这段记忆和创伤走出来,他想开始尝试着开始。


他想要改变自己看不见之前最后的记忆,他不想自己失明前唯一的记忆就是烟花。


所以他在挣扎着,他的手还紧握着isak的衣服,但是听到小男孩轻微的鼾声,他又笑起来。他努力回想着那个美好的秋日,那些色彩,那些香气,肉桂的香甜,阳光把叶子照射的金黄灿烂。


他努力想着这些美好,直到它们成为他关于世界的最后视觉记忆,直到它们成为他能想到的关于世界的唯一美景。


他想到了秋天。


但是现在,秋天对even来说不再只是一个季节,它还代表着isak。


Isak柔和的头发就像是秋天软软的叶子一样,isak的微笑就像是秋天时脖子上戴的长毛围巾,isak脸红时就像是秋天时手里的一杯热巧克力。


Isak就是秋天,他是even的秋天,有了isak,烟花对even来说再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只不过是天边的一颗遥远的星。


~~~


文已经到24章完结了,接下来就是努力翻译完啦


感觉还是很多事情没有说清楚,接下来会填坑的


大家最近有看什么AO3好文吗,如果有特别想看的,我们可以去打滚耍赖要授权翻译啊,


原本想去翻医生病人那篇授权的,但是看到有太太去要了,我就坐等太太翻译了


下章 @撩神的喵 来,应该很快很快,不用这么久了...


love u, 你们都是小仙女

评论(2)
热度(104)
  1. 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威尔斯喵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3. sue1973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