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6

·目录·

经过协商之后,我们决定以后一人翻译一章,等到比较长的章节时再分成两部分翻译,所以十七章由我来翻译~~~

theother:

下划线是回忆和心理活动

久等啦~

这章比较短,就一章,不分上下了吼。

**

Chapter 16 light(光明)


Even视角


“mikael,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Mikael翻了个白眼,转头继续倒弄打火机,他们俩都没有用打火机点过火,所以实际做起来比他们想象中的难多了。


“even,别像个baby一样。”


“我爸爸说这样不安全,这种事小孩儿不能做。”even语气里透着一丝恳求,极力想要咽下涌上喉咙的恐惧感。


这样不好,爸爸会生气的,even从一开始就不想做这件事,他并不想从爸爸的口袋里偷出打火机,他也不想和mikael的哥哥去商店,他不想…


Even闭上了眼睛,他希望现在一切都可以消失。


这都是mikael的错。


“我们不是小孩儿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之前见过我哥哥这样弄过。”


“之前是你自己说你哥哥是个混蛋的。”even争辩道,他想要回家了,他想见einar,他想念弟弟圆乎乎的脸蛋和胖胖的小手。


“你为什么这么扫兴,even?”mikael大叫,even可以看出来mikael现在非常生气,“这次旅行本该很好玩的!我们应该是在冒险的,但是你一直像个哼哼呀呀的baby,就像你弟弟一样。”


“我不是baby!”even大喊。


“是吗?”mikael挑衅道,抬起手,“那你证明给我看。”


就在这时,mikael点着了打火机,点燃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他近乎痴迷的盯着那束火光。


“mikael,我…


“把烟花递给我。”mikael打断他,他的声音很坚定,有着命令的语气,听起来很不耐烦,就像他那个哥哥一样。


“我们会…我们会受伤的,mikkey.”even小声说,看向旁边那堆烟花的时候手还颤抖着,kunal几个小时前把这些烟花偷偷塞进了那个厚外套里。


“我们不会受伤的,evy,很有趣的。快把那些烟花拿过来,我们可以一起好好玩。”mikael轻笑着,听起来像平时的他,even内心开始有丝松动。


这笑容让even放弃了反抗,他也朝mikael笑了笑。


“快点,你难道不相信我吗?”mikael问,眼神里透着真诚。


Even知道如果现在犹豫的话mikael肯定会不高兴的,所以他立马回答“当然,我相信你,mikael。”


**


今晚在party上,even一直待在sonja旁边,如果没有她在身边,他根本不知道谁是谁,不管怎样,他还是玩得很开心。


他和以前的同学们聊着天,他们跟even热情打招呼,问他现在怎样,开着nissen的玩笑,因为显然他们都觉得nissen比bakka低级一点。


Even一直笑着,开着玩笑,玩得很开心。


但是后来sonja去厕所了,剩下even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事情开始变化了。


有人靠近了他,一开始那个人没有说话,但是even可以感受到这个人的呼吸,这个人过于灼热的皮肤透过空气感染了他。


“额,你好?”even询问着,想要知道这个人是谁,他主动伸出手摸索着。


“你看起来很好,even。”


Even立马僵住了,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控制不住的呜咽了一声。


“mikael。”


当然是mikael,even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听出他的声音,他的前半生都在听着这个人磁性的声音,他沙哑阴郁的笑声。


这个声音even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听到了。


“我以为你不会来。”mikael说着,even可以清楚的感觉到mikael现在离他有多近,mikael的身体基本贴在了even身前。


“你知道sonja这个人的,是她硬要我来的。”even想让气氛轻松一些,但是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再怎么办。


他现在根本不了解mikael,男孩的声音让他听不出来情绪。他们身体靠的这么近,这是even没有预料到的,因为他们最后一次在同一个房间的时候,mikael根本不想和他坐一起。


他们最后一次说话时,mikael告诉even他不想再见到他,他说even是个怪胎,这是他最好朋友对他的看法,他是一个基佬。


但是,现在。


Fuck。


Mikael双手撑在even头的两边墙上,故意困住了even。Even禁不住有些害怕,mikael浑身散发着酒味儿,身体摇摇晃晃的无意识向前倾。


Mikael靠even这么近只是因为喝醉了,他只是丢掉了警惕心而已。


Even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放在mikael胯部想要推开他,他不想靠这么近,他希望和mikael能好好谈谈,但是他知道现在不适合。


他之前学过怎样和一些醉醺醺地人交流。


但是mikael突然深吸了一口气,贴近了even,甚至胯骨向even的方向压了过去。


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


“我的天,even,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当时只是…”mikael小声呜咽着,even突然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


Mikael侧过身,手臂弯下来摩挲着even的头发,mikael马上就要靠过来了,他立马贴近了even,可能是酒让他的胆子变大了,让他忘了他们现在其实已经很近了。


Mikael一只手抚摸着even的脸颊。


“mikkey,别这样…”even说着,然后他惊恐的意识到他说的话被淹没在mikael嘴里,这个黑发男孩已经张开嘴想要深吻even,随着even张嘴说话,两人的嘴唇更加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Mikael随着亲吻喘息着,even有些不舒服,他意识到mikael可能以为自己在回吻他。


Even立马中断了亲吻,头转到旁边,双手抵着mikael胸口强迫他退开,接着mikael发出一个痛苦的声音,好像是和别人撞到了一起,但是even丝毫不感到抱歉。


“不,我说不要,mikael,你怎么…”even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内疚,愧疚让他现在很痛苦,他知道如果别人看到刚才的亲吻,一定会以为自己回吻了mikael。


他们站的这么近。


他刚刚还碰了mikael的腰,fuck。


还有isak。


不,不要。


Isak也会来这里的。


Even想到isak的嘴唇在自己抚摸下的触感就忍不住蜷缩起手指,那丰满柔软的嘴唇,even今晚来这里之前还亲吻了isak,小男孩笑着回吻了他。


今晚,oh,fuck,今晚、今天他们都很开心,这些快乐是even从来都没有想过的,isak可以接受even的躁郁症,他从来没有退缩过,他没有说even怪胎,他没有离开even。


Isak是even见过的最漂亮的人。


而现在…


如果…如果isak看到他了怎么办?


“even…我..”mikael含糊的说着,又回到even面前,even立马退开了,mikael一拳打在墙上,“fuck,我喝醉了。”


Even突然感觉一阵愤怒,甚至都无法呼吸了。


“你他妈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我以为你不是….”even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你的新男朋友在哪?嗯?他来了吗?”mikael问他,用手抬起even下巴。


又一次,even扭头摆脱了mikael,他极力想要离mikael远点,他想从走廊出去到卧室那边。


“mikael,停下来,别这样。”


到处都是人,even一丝都走不动,他不熟悉这个房子,他不知道自己面前都是什么,人群一直都推搡着他,还有人差点绊倒他。


“但是我想看看他。”mikael继续说着,even感觉到mikael的手放在他后背上想要扶着他,好像他真的想要帮他一样。


“别这样。”even几乎是在恳求了,他努力摆脱mikael的束缚,他现在真的希望自己能看见,知道要往哪里走。


他想跑。


但是他永远也逃脱不了mikael。


永远也不能。


**


“数到三,我们就点燃它,你必须握着烟花,行吗?”


“什么?不!我们不能在点着烟花的时候还握着,mikkey!


“相信我。”


Even忍不住泛出泪花,他又开始害怕了,“我只想回家。”


Mikael摇了摇头,“你真是个baby,我真希望我有个更好的朋友,我就不应该带你来玩。”


这些话深深地伤害了even,像刀子割在心上一样,他把烟花扔在地上,看着沙子把引火线盖住了。


“或许你自己也应该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朋友。”even大喊,他不再掩饰眼前的泪水。


他转身想要往回跑,他想回家,但是他知道他现在还回不去,他想要穿过田野朝旅馆的方向跑去,mikael的家人在那里。


那里有很多亮灯的窗户。


他刚要跑走时候,mikael在后面又叫了他一声。


“even,等等!”


不知道为什么,even停下来了,他站住了,想要抑制住眼泪,又看了一眼旅馆窗户的那些灯光,橘黄色的光闪耀着,然后他又转过身。


他转身,以为会看到mikael站在他身后,但是他看到的唯一的东西,是一束快速飞过来的火光,白亮的热流朝他袭来,烟花直接射向了他的脸。


**


“我想见见他,evy。”mikael含糊的说着,湿热的手透过衬衫还放在even腰上。


Even放弃了穿过走廊的想法,这根本不可能,他只是转过身去,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的眼里都是泪水,隐藏在墨镜后面。


我只想要isak


“我想见见这个让你忘记我的人。”mikael笑着说,好像他根本不相信这件事,好像even根本不可能会爱上isak一样。


Even不想让mikael见isak,他不想让isak也遭受mikael眼神的拷问,mikael的那种眼神,那种包含了一切的眼神,even曾经也是这个眼神的受害者,这种满是批判和嫌弃的眼神。


‘你真是个baby’的眼神,even总是这样让mikael失望。


“你知道我也爱过你,对吗?”mikael问他,把even身上的衬衫抓在手里,强迫他转过来。Even这次根本无法摆脱开,醉酒的mikael力量很大,even根本无法反抗。


“我爱过你,even,我爱过。”


Even曾经等了多少年想要听到这句话?多少个失眠的晚上他抱着枕头,希望那是mikael?


他幻想过无数次mikael牵过他的手,抱着他,低语着这些话,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但是现在,even想要把这些话踩在脚下,撵在土里,盖住,埋掉这一切。


Mikael根本不懂爱是什么。


而even知道爱是什么,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人,他也知道被爱是什么感觉。真正的爱,不是…为了不孤独…才在你身边,不是当你无聊时…才想要得到的快乐。


难道他们之间的友谊就是这样吗?even这么多年来都被自己对mikael的感觉蒙蔽了吗?难道真实的mikael自己其实并不了解?


Even回想到当时,那些日子,他控制不住自己不断涌出的猜测。


Mikael在事故之后就一直陪着even,他一直非常…悔恨。even在医院里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mikael,当时的even脸还裹在纱布里,僵硬的动不了,只能躺在那里。


“这是意外,我发誓,我永远不会伤害even的!”


Even在一片黑暗里伸出手去找mikael,他潜意识里知道自己可能永远都看不见mikael了,至少不会…是像以前那样‘看见’他。


他想要尝试以一种别的方式来‘看’mikael,或许…触碰他?用双手摸索出他的容貌。


后来有一次,even父母去医院餐厅买饭时,他和mikael两人呆在病房里,mikael坐在床旁边,even试着…试着用新的方式来看他,其实他只是想靠近mikael一些。


“让我看看你。”


“你再也看不见我了,小笨蛋。”


Fuck。


Even轻喊了一声,这些回忆甚至比mikael在身体上伤害他都让even心痛,受伤。


曾经的一切都…


“你再也不能和女孩发生关系了,even,你甚至都看不见、对不准那个‘洞’!”


Even其实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些话…


“我以后可以叫你‘疤痕脸’,因为你眉毛周围有那些丑陋的印记。有可能这就是你爸爸为什么离开你们,对吗?”


他从来没这样想过mikael,他从来不会有意识的主动揣测mikael…的残忍,他的愤怒,他总是想要控制一切,特别是欺负那些弱势,和别人不同,无辜的人。


Even只是…爱着mikael,因为这种爱,所以他愿意忍受,特别是在他看不见之后,他更加接受了mikael的责难。


那些嘲笑,那些不加掩饰的话语,那些关于他容貌、他母亲、他弟弟和学校的言论。


还有那些他是同性恋的言论。


现在Mikael紧紧拥抱着even,笑着even。Even曾经以为mikael也有同样的感受…或许mikael也喜欢他。Mikael总是不在乎身体接触,虽然这些碰触每次持续的时间都不长,但是足够让even幻想,渴望更多。


但是mikael也总是轻易的离开even,然后再回到他身边。


现在又是这样,又回到他身边,笑着他。


这次甚至还用亲吻来挑战着even对他的感觉,他总是这样。这些话语,这些话如果是在几个月前说出来的话,even一定会非常感动,一定会让他欣慰到颤抖,一定会让他兴奋不已。


但是even看到了,那束直射到他脸上的火光,当时是从mikael的胳膊抛出来的。Even又使劲摇了摇头,像刚才那样,他的脑袋快要爆炸了;他终于,终于,看清了mikael。


“你难道不想要我吗,even?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mikael问他,越靠越近…然后…


“够了!”


Even向前踉跄了一下,因为mikael突然松开了他的衣服,或者说,是被迫放开了even,因为sonja,这个金黄头发的女孩帮了他。


“你他妈别碰他!滚开!”她大声叫道。


Even不知道sonja在做什么,是在踢mikael还是推开他,但是他知道她可以处理好,他一直知道,他很感谢她。even慢慢地蹲到地上,膝盖贴着胸口靠在墙上。


他丝毫没有动弹,等着sonja回来接他。


“even?”


头顶的声音让他又抬起头,“sonja?”


“不是,我是sana。”


Even感觉到sana也靠着他坐下来了,她的手放在even膝盖上,他没有再抑制自己的泪水,他知道现在所有人可能都在奇怪的看着他。


“我需要…我需要打电话给isak,你看到他了吗?”even问,想要从啜泣中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你真是个baby,你真是个baby。

无能,懦弱。

的baby。


Even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要听清语音提示,但是音乐声音太大了,这里太吵了。


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even,嘘,冷静下来。”sana说,伸出手拿过even的手机。


“我帮你打。”


“你看到他了吗?他在这儿吗?他应该会来的。”even问,sana把手机放在even耳旁。


她没有说话。


这种沉默让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sana?”


电话那头一直在‘嘟嘟’响,isak没有接。


“他在这里。”sana最终还是说了,就在这时even听到了isak的留言信箱。


语音信箱。


“等一下…他在这里?”


Even没有留言,他把手机放回sana手中,感觉自己的心在胸口震颤着,他担心到心脏快要爆炸了。


“sana!求你了!”even大叫,恐惧侵袭了他全身。


但是他已经知道了她要说什么了,他知道了。


“那个他妈的混蛋!”Sonja突然打断了他们,蹲在even面前,“你还好吗?even?对不起我刚刚不在你身边,我出去了,我…”


“isak在这儿?”even问,声音很小。


Sana还是什么都没说。


“even,操,别太担心了,好吗?我相信..”


“告诉我,你们俩有一个告诉我就好!”even恳求着,墨镜甚至都从他脸上随着泪水滑下来了,好吧,这样至少他可以直接擦掉眼里的泪水了。


Sana双手揽过even,紧紧抱着他。


“我追出去了,他刚刚在这里,他…他看到了。”Sonja说,她也抱着even,擦着even脸上的泪水。


Isak看到了。


他刚刚看见了。

Isak看见的、了解的even比任何人都多,都更加深刻,even也很享受isak‘感受’他,了解他的过程。


但是此时此刻,他多希望isak看不见。

他多希望isak只有在闭上双眼时才能‘看到’自己。

~~~

sorry,久等啦

mikael黑化了,我无法与剧里的‘气球’mikael匹配,所以一直把这个mikael默默想成别人

you are such a baby, 这个baby真是无法拿捏,我就没有翻,你们应该懂得吧。

chapter17  @撩神的喵 来。

想看到你们的评论🙈🙈🙈

评论(4)
热度(91)
  1. 威尔斯喵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