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3(中)

01(上)01(下)  02(上)02(下) 03(上)03(下)

04(上)04(下)05(上)05(下)06(上)06(下)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上      11下      12上     12下

13上


chapter 13 中

**

isak拨过去电话,把它放在耳边。他想冷静下来,平复如雷的心跳,但是没能成功。

“isak?”爸爸在铃声响了三次之后接通了电话。

“嗨,爸爸。”

“很高兴能再次听见你的声音,我现在还在医院。”

isak闭上眼,听见电话那边医院忙碌的声音。他总是很讨厌它们,包括监听器和消毒水,医院的一切,都不是适合人生活的环境。

“她怎么了?”

“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医生给她注射了很多镇定剂。”

isak沉默了,想象着他的妈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或者被束缚在一张桌子边上,这不是第一次了。

“今晚你愿不愿意去陪一陪lea?她的babysitter要准备周一的考试。我会很感激的,isak。我会带回家一些披萨。”terje(isak的爸爸)说道,那种有些绝望的语气让isak轻轻叹了口气。

“嗯,好的,我早就想见lea了。”isak点点头。

我是为了她,不是为了你。

“太好了,谢谢,isak。”

突然,isak脑海中又产生一个想法,他脱口而出,“我想把和我约会的人也带去,他叫even,是个男孩。”

没带半点犹豫,但他还是脸红了。

“他有个弟弟,和lea差不多大,他们可以一起玩,或者看看电影什么的。”

电话那头静默了很久,然后他的爸爸清了清嗓,

“所以,你交了一个男朋友?”

isak竭力不表现出吞吞吐吐或者有罪的的语气,那样就好像他很遗憾和even在了一起似的。

“很期待见到他的,我会带回足够的披萨,包括他和他弟弟的份。好吗?晚些再聊,我现在得去忙了。”

terje的声音很轻,大概是因为他在医院里,不想太过聒噪。

isak笑了,“ok,再见,爸爸。”

放下电话,isak想理清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的爸爸居然在得知自己儿子交了个男朋友之后还能这么冷静。

我是在做梦吗?

“hey。”

isak转过身,看见even正斜倚在门边上,双臂抱在胸前,他朝着isak笑,isak立刻走到了他身边。

“嗨,even。”

“你刚刚在和谁讲话?”

isak双手从even的双臂下穿过去,搂住了对方的腰,脸埋在男孩的脖颈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我爸爸。”

“oh?”even箍住isak的胳膊。

现在isak的心中充斥着各种感情,他很高兴爸爸愿意见even,而且似乎并不反对isak的性取向。他也很期待见到lea。

但是,他的妈妈……

isak没给even讲有关他妈妈的事情,至少不是全部。

“我妈妈……”isak说,“她……”

“怎么了,baby?发生什么了?”even轻声问,将一个个吻印在isak的脖子和下巴上。

baby。

isak有些颤抖。

“她住院了。”isak的声音像蚊子似的微弱。

even将手移到isak的脸颊上,手指抚摸着男孩嘴唇的轮廓,“她还好吗,你呢?”

“我没事,”isak点点头,“这事以前发生过。”

“如果你愿意,可以讲给我听。”

isak看着even,看着他的眼睛。不得不承认,和even在一起真的很舒服,他向even自己敞开了全部的生活,甚至其中的各种烦恼。而且isak并不因此觉得尴尬,或者想逃避。

或许even也不想逃避。

“我妈妈总是会产生幻觉,”isak扯住even的衣襟,“我们很久以前就开始带她看医生,因为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总是觉得外星人会来杀了她,或者世界末日要到了。真的很恐怖。”

“oh,isak。”

“我爸爸尝试去帮助她,但他并没有承担很久。lea出生后,事情变得更糟。当她发作时,总是想伤害lea。于是我爸爸带着lea离开了。”

even皱起眉头,拉开自己和isak的距离,“他离开了你妈妈,和你?”

“是的,他说只是暂时离开,但是……”

“我很抱歉,isak,其实你不必讲这么多的……”

“我尽力了,我尽力去照顾我妈妈,但我一个人做不到,我不能再在那个家待下去了,后来eskild捡到了我,让我住进现在的公寓,我离开了家。”isak继续说着,脸上充满了羞耻和负罪感。

“没关系的,那不是你的错,知道吗,isak?”even温柔的吻着isak的前额,想给他一些安慰。

isak没说话,他不知道。如果他留在了家里,他的妈妈也一样会自残,或许他可以阻止她。爸爸明确的认为他应该回家,这说明事情坏到了一定程度。

这意味着爸爸不想照顾妈妈,他已经为此很疲惫了。

“我只是不想单独和她呆在一起,每个人都离开了她,我爸爸想依赖我去照顾——”

“那是他的错,”even打断了isak的话,“我很抱歉冒犯了他,但是但是他不应该让他还在上学的儿子去照顾一个生病的人。这根本就不公平。”

isak深深的看着even,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我支持isak,我相信isak的对的。”

even的唇再次覆上来,一片柔软让isak的脑海模糊不清,isak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腻烦这两瓣唇,因为它们属于他最爱的人。

天哪。

even是isak最爱的人。这种想法传递到isak的大脑,让他胃里猛地绞了一下,又不适地缩了缩身体。

“isak?”

isak更用力的含住even的唇,even回吻过去,直到两个人都不得不停下来大口呼吸。

“even,”isak略微推开even,“我想让你知道,你让我很快乐很快乐,真的。”

even勾勒着isak嘴唇的轮廓,isak知道,对方能感觉到自己在笑。

“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出你对我的重要性,你是我生命中最棒的存在。”even的声音低沉,isak能感受到胸腔的震动。

“我以前不知道爱是这么美好……”

“直到我们遇见彼此。”


isak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说服even和他一起去他爸爸家。einar更是在isak提到“披萨”两个字的瞬间就立刻同意了。

现在三个人登上了去往目的地的电车。“看上去我有两个哥哥了。”einar看了看even,又看了看isak。

“没错,哥们,你喜欢这样吗?”

“当然,你在这的时候even总是在笑,这真的很棒,妈妈总是说她想念even的笑容,所以,如果你能让evy笑,我也喜欢你当我的哥哥。”

isak第一次对生活如此满足。

**

其实isak有点担心lea见到他之后的反应,比较自从圣诞节之后他就没再见过她。

或许lea已经把自己忘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搂着他的脖子喊他issy,或许lea根本不想看见他。

isak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按下门铃。

“你还好吗,isak?”even捏了捏他的手,einar也拽着他的另一只手。

“可能是他不知道怎么用门铃。”einar推测道。

isak笑起来,einar总是这么语出惊人。

“我知道怎么用门铃,哥们。”isak打趣着说。

“那就按响他,傻瓜。”einar仰起头,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isak按下门铃,等待着回应。

请记得我。

别不爱我。

**

还是艾特一下小姐姐吧~~上次忘记了 @theother 



**



今天的部分~~
因为这几章都比较长,我还在背科一的理论题(哭),所以就分了三部分
13章剩下的我尽力明天放送出来~~

蟹蟹大家❤


评论(6)
热度(92)
  1. theother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