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3(上)

传送门----

01(上)01(下)  02(上)02(下) 03(上)03(下)

04(上)04(下)05(上)05(下)06(上)06(下)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上      11下      12上     12下


chapter 13(上) DON'T STOP LOVING ME

*

isak不知道该说什么,even突然告诉了他全部的真相。even向isak展现了很多,这使得isak想问出更多的问题。他想知道那些细节。

他想知道mikael应该为even的事故负什么责任。

发什么什么。

even为什么会被烧伤。

“抱歉,”even挣脱了isak握着他的手,走到窗边,他站在桌子旁边,然后缓缓地坐到椅子上,脸颊埋在双手中。

“别这么说,even。”isak的声音短促又尖锐。

太多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妈的。

“没关系的,你可以跟我说任何你想说的事情,我只希望我没有逼迫你说出一些你原本不愿意说的事。”

isak你在说什么啊。

isak坐回床上,面向even。我问了那张照片的事,我问了那个男孩是谁,还引出了其他废话。

“你没做错什么,isak。”even说。isak能感觉到even说的是真的,这让他感觉好受了一些。

“ok,我只是想不去思考学校里那家伙是谁,当时我没看清他的长相,接着我又看到了你的这张照片,我以为这就是那个人,”isak坦白了,再一次觉得诚实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我有些担心你,我不能忍受任何人伤害你,你不应承受那些。”

even笑了,“谢谢,虽然我没想让你担心。事实上那个男孩没伤害我,至少我不这么想。他只是保护欲太强了。”

isak想再一次发问,他想把自己不知道的事都问个清楚,但同时他也不想把话题扯的太远。even已经展现的够多了,所以他很清楚自己不应该再继续了。

这时,even的房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成功地把isak从尴尬的处境里解救出来。

“是谁?”even大声问。

“einar!!我现在想玩一会儿!”小男孩尖声叫着,使得isak和even都忍俊不禁。

“没问题,现在你可以藏起来,我们会找到你的!”even隔着门大喊。

“isak也要藏起来!!你要找到我们两个,evy!”

even做了个无奈的手势,站起身。isak也站了起来,走到even身边,握住对方的手臂。他突然开始感谢einar帮忙营造出来的愉快的气氛。

“你愿意藏起来吗?”even轻声笑着,凑过去吻了吻isak。isak打开嘴唇,泄露出一声呻吟。

“那我会获得什么奖励?”isak轻轻撕扯even的唇。

even一副思考的样子,他移开嘴唇,慢慢移动到isak耳朵的位置,温柔的说,“我会找的一些新的位置吻你,一些我的嘴巴没到达过的地方。”

上帝啊。

这不公平。

isak控制着身体保持镇定,但是口中的哼哼声却暴露了他,讲真,他现在居然开始期待这个捉迷藏游戏了。

“我现在要藏起来了!isak,来跟我一起玩吧!拜托啦!”einar的语调可爱极了,isak忍不住微笑起来。

“ok,我来了!”isak大喊,心里希望astrid不介意她的壁橱被侵入。

**

einar决定结束玩游戏时已经是下午了,isak倒在even家的长沙发上,甜蜜又疲惫(……)。

“他一定让你精疲力尽了吧!”astrid走到前门,问道。

谁?

“是啊,”isak笑起来,猜想她问的是einar。他用手按住胸口,想让呼吸平稳下来。even从拐角处走了过来,坐在了isak身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einar很会玩,虽然我是被even找出来的。”isak继续说。

“在我回家之前,你来照看einar。”astrid手中握着钥匙,对even说道。

“我知道,妈妈。”even温和的回答。

“期待下次再见到你,isak。我们家永远欢迎你。”astrid亲了亲两个人的面颊。

isak觉得整个胸膛都是甜甜的,于是他把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个真诚的笑。

“谢谢。”

isak闭上眼睛,把整个身体都挂在了even身上。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需要打个盹,顺便向even索要他应得的那份“奖励。”

even恍惚的伸出手插进isak柔软的发间,弄的isak哼了一声。

“我不要这个,这个太平常了……”

even的胸腔震了震,isak知道对方在笑。

“那你准备好……”even继续说,但是被接下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真是最不巧的时刻,siri。”

“一条来自sonja的新短信。”

even拿出手机,“sorry。”

“没关系啦。”

siri大声读出了短信:“even,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昨晚你没出现?我不知道isak是否和你在一起,因为他也没回复他朋友的短信。收到消息后给我打电话,我还要跟你说一些其他事,让人头疼。爱你。紫色心形emoji

信息全部结束。”

“哇哦,紫色心形emoji~”isak揶揄道,自然的坐在even身边。

“她每周都会换不同的颜色。”even满不在乎的说。isak被逗笑了,

“我觉得我也应该回复一下朋友们的短信,告诉他们我还活着。”isak想象着jonas担忧的语气,以及magnus的祝贺,“我回卧室取一下手机。”

“ok,我给sonja回个电话,她大概被骚扰了。”even再次拿起手机,拨打给sonja。

“祝你好运。”

“这是一个合格的好朋友应该做的。”even耸耸肩。

isak踮起脚尖轻轻走上楼,因为在玩过游戏之后,even哄着einar让他打小睡了一会儿。

小孩子当然不情愿,但在“晚餐可以吃加了黄油的三明治”的诱惑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einar喜欢和他的哥哥一起做决定,isak很快意识到这一点。

isak走进even的卧室,在桌子上看见了自己的手机。

他先把它充上电,因为昨天晚上手机就没电了。当再次开机后,他点开了收件箱。

isak瞪大了眼睛。

16个未接来电。

25条新短信。

大多数来自喝高了的jonas和magnus。大多数都在询问他在哪,或者是有没有采取什么“行动”。isak翻了个白眼,点开最新一条短信,准备给jonas回条消息。

jonas:嘿,哥们。还好吗?很遗憾你昨晚没来参加我们,不过even的朋友,sonja真的很赞,她是单身吗? :p

isak:嘿,昨晚手机没电了。我和wven在一起呢,我不太了解sonja,但我觉得你没啥希望,老铁。

isak有点受不了magnus的短信,因为他一直在询问gay在爱爱的时候是怎么做的。isak现在没时间也没耐心给他打电话告诉magnus他就是一个傻瓜。

就在他马上要关掉手机下楼时,他又看见了两条来自爸爸的最新短信。isak觉得胃里一阵痉挛。

pappa:嘿,isak。一切还好吗,我昨天回了趟家,事情不太妙,我希望你能考虑回来和妈妈一起住。或许过一阵我们可以一起吃顿饭,lea很想你。

isak胃里一阵翻腾,事情不太妙?什么意思?

读过第二条短信之后isak觉得更难受了,两条短信都是今早发送的,相隔了三个小时。

pappa:nancy打电话来了,一个小时之前她带你妈妈去了医院,当时你妈正在房子外面试图自残。我现在和她在一起,我让一个babysitter照顾lea,收到短信后请打电话给我。

nancy是他们家的邻居,她几乎是看着isak长大的,自从他们家搬到那里。

那是一段简单的时光。

—第十三章(上)完—

**



评论(5)
热度(89)
  1. theother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