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2(下)

theother:

这半章还是我来吼


下划线是心理活动


~~~


chapter 12(下)see me


“没人和我说‘早上好’吗?”even问,转身朝向厨房餐桌的方向,“我的心受伤了,isak,真的受伤了。”




听了even的话,isak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他正想转身过去的时候,isak发现他的男朋友好像哪里变了。




呵,是他的男朋友,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Even没有带墨镜。




Isak每次白天看到even的时候,even总是带着墨镜,无论是在学校,在isak的公寓,还是在even家,他都带着墨镜。但是现在,even正在穿过厨房去冰箱里找东西,他的脸上没有带墨镜。




even在isak面前这样表现的很自然,这对isak来意义太重大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特别地事情才赢得了even的信任,而isak并不觉得自己值得这样的even。




“einar的大礼帽吸引了我,因为毕竟他比你可爱多了。”isak说,侧身靠近了einar朝他笑着。




“好吧,这倒是真的。”even点了一下头,“妈妈,你想怎么吃鸡蛋?加吐司吗?”




Astrid从书中抬起头看着even,“额,不用了宝贝,就吃鸡蛋就可以。”




“isak呢?你想把鸡蛋夹到吐司里吃吗?”even边问着,边把煎锅拿过来,朝着四个盘子拨弄着。




他开始往盘子里放鸡蛋,isak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Even准确的记住了屋子里的东西摆放的位置,那些isak以为看不见的人做不到的事情,even都做的很好。




“isak?”




“什么?oh,额,不,不用了。我也吃鸡蛋就行。”isak结巴了一下,觉得自己现在像个笨蛋一样。




“他想知道你看不见是怎么做饭的,对吧?”einar突然说了一声,接着大口吃着鸡蛋。




Isak听着einar把自己想的东西一下子说出来,他顿时满脸通红。而even只是笑了笑。




“那场事故之后我就去上了一些课,”even解释着,把煎锅又放回炉灶上,然后和大家一起坐在餐桌旁。




“oh,那太好了。”




“hey,怎么不问我要不要吐司?”einar问着,嘴里塞满了鸡蛋。




Astrid朝着einar摇了摇头,也吃着自己的吐司,“你应该早点问啊,einar,你如果想吃的话,你知道面包机在哪里吧。”




Einar抱怨了一声但是没再说什么。Isak忍不住一直笑着,因为einar太可爱了,他觉得自己能和even家人这样相处真是太幸福了。Isak从来没想过可以享受的现在的快乐,特别是在上次他在这里不欢而散之后,他没有想到还可以这么幸福。




“所以,你还住在家里吗,isak?”astride随意的问着。




“还有,你是我哥哥的男朋友吗?”einar又加了一句,抬了抬眉毛。




Isak努力不被鸡蛋噎到,但是他还是噎到了。




Wow




Even靠近了isak,拍了拍他的后背,isak正努力的想要呼吸几口。在Isak终于不咳嗽之后,他发现astrid和einar正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这是个面试还是什么吗?”even笑着,拿起咖啡送到嘴边。




“我就想了解一下isak。”astrid说着,嘴角牵起像even一样的笑容。




“额,不是,我不住家里了。”isak开始回答,抬头看向astrid。然后他又转向einar,“而对于你的问题,回答是‘是的。’”




“你在和我哥哥约会?”




Even大笑,“对,einar,isak是我的男朋友。”




“所以,你们会接吻什么的吗?”




Isak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红过。




“对,小朋友,现在赶紧吃你的早饭吧。”even对着einar说。




“现在都快中午了,所以是早午饭,evy,你真笨。”einar理所当然的说着,吃着最后一口鸡蛋。




“那你和室友一起住吗,isak?”astrid问。




“对,其实我是最近才搬过去和他们一起住的,刚住了一个夏天。”




“你真的长大了呢。”astrid笑着说,还拍了拍isak的头。




这真的是妈妈才会说的话。




Isak刻意不去想自己的母亲,不去想如果她发现自己有了一个男朋友或者发现自己和一个gay室友住在一起,她会说什么。




Isak又意识到astrid对于自己和even在约会这件事竟然丝毫没有感到惊讶。Even一定对他提过,她一定对自己儿子的性取向十分尊重,这让isak有些疑惑。她是怎么做到这么冷静的?他们难道不会争论,不会吵架,不会互相指责吗?




Isak感觉自己胸口有些温热,他意识到在这里,在这个家,那些东西都不存在。




“所以,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第16届总统,他做了很多很酷的事情,包括带着这样的帽子。你知道吗,以前大家都会带这样的帽子?好奇怪啊,妈妈说我不能带着这个帽子去学校,但是我真的很想带着去学校,我还想带个怀表。”einar说的有些语无伦次。




Isak突然笑起来,这个孩子真是太好了。




**




Even终于想办法把isak单独带回房间里,他答应einar他们一会儿和他好好玩一场捉迷藏。




“你弟弟太好玩了。”isak说着坐回even的床上。




“我很爱他。”even说着坐在isak旁边,轻轻的亲吻着isak的侧脸。




Isak想着要问问父亲能不能让他见见lea,或许他和even可以带着lea和einar一起去公园或者其他好玩的地方。这个想法让isak觉得有些兴奋,就像做了一个美梦。




虽然isak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有些冷淡了,但是他应该有权利去见自己的妹妹吧,lea不应该被isak忽略,她应该被isak疼爱。




Isak和even坐在一起,手指相缠,isak看向了书架,想起来他之前看见的那个照片。




Mikael。




Isak希望mikael不是那个在学校里推倒even的人,因为isak记得看到的那个视频,他们俩应该是很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或许接下来这个问题不应该是isak来问,但是isak一直在担心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even?”




“怎么了?”




Isak迟疑了一下,“我看到了你书架上的照片,你和另一个男孩。”




Even一下子没再说话了,轻轻的闭上眼睛,什么都没说。




Isak决定继续问,“他不是…那个在学校推你的人吧?”




“不是。”even回答,又重新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好像是阳光照射下的大海。




“好吧。”




又过了几分钟,他们俩谁都没说话。Isak觉得自己不应该再问下去了,因为even看起来并不想说,但是然后…




“照片里那个男孩,”even开始说,“他叫mikael,他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从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是朋友了,他和我一起去的Bakka。”




“oh,你们还是朋友吗?”




Even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他的脸转向窗外,好像在看着那些他根本看不见的景色。“不是了,我们不是朋友了。”




那你为什么还留着这个相片?




“对不起。”




“我…主动找他的,我们很长时间不说话了。”even说,一字一句的说着,好像这句话很难说出口,“我几周前发短信给他,就是我们俩刚见面的时候。”




Isak也站起来,慢慢走向even那里。




“我能问你为什么吗?”




Isak看到even的肩膀动了一下,好像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告诉他我遇见了一个人,我告诉他我很喜欢你,我以为他会想知道的,我以为…如果他知道了…如果他知道了我喜欢上了别人…可能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Isak走近even,轻轻亲了一下even的肩膀。




我在这里。




“我想让他知道…当时我说我爱他,很久之前那次我说我爱他,当时我并不知道爱是什么,我当时不理解爱到底意味着什么。”




Isak僵住了,even爱过…mikael?




“当我看不见的时候,他一直陪着我,当时有人欺负我,他一直帮着我,在我身边,在我想放弃上学,只想待在家里学习时,他一直在我身边,每次去看病他都陪着我,他是我在意外后一个可以感受到的人,他帮着我处理我烧伤的伤口…每天他都帮着包扎我的脸,一直到我痊愈。”




烧伤的伤口




Even正剧烈的发抖。




“even,你不需要…”告诉我。




“我要,isak,我…想要告诉你。”




Isak胳膊紧紧抱着even的腰,靠着他轻轻点头,默默的告诉他可以继续。




“他成了…我的全世界,他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当时我父亲离开了…”even还在颤抖,mikael一直和我说那不是我的错,他告诉我父亲不能接受一个看不见的儿子不是我的错,他陪着我度过了那段黑暗,我很…依赖他,他就像我的救生索。




Even深吸了几口气。




“我以为我爱他,我以为…可能他也爱我,但是我不想毁掉这种感觉,我不想因为我自己的多想毁掉我们的友谊,但是去年…”




Isak屏住了呼吸。




“去年我亲了他,只是轻轻了碰了一下嘴唇,然后他…推开了我,他告诉我,我有病,他说他不想再和我有什么关系了。”




Isak想哭。




“他告诉我离他远点儿,不要再联系他,我没有再联系他,直到几个周前我又联系了他。”even小声说着。




“even,我的天…我…对不起。”isak说着,紧紧的用胳膊抱着even。




“我以为如果他知道我喜欢了别人,我们就可以忘记那件事,我只是…我还想和他做朋友,我怀念我们对彼此很重要的时候,你懂吗?我们以前每年暑假都会两家人一起去小木屋,我们以前很亲密。”




Isak不想再说过分的话,但是他知道自己想说下面的话。




“他配不上你,even。如果他把你们这么多年的友谊就这样丢掉了,只是因为…那他不值得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Isak想如果他这样和Jonas说,Jonas会怎么做…如果他像自己想了无数遍那样吻Jonas,Jonas也会把isak推开吗?




Isak知道Jonas永远不会说他有病,或说他脑子有问题。Isak知道他们最后还是会度过那个阶段的,可能会有些尴尬,但是他们肯定会还是朋友的,不是吗?




Even和mikael却不是这样。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想….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把我驱逐出他的世界,在他为了我做了那么多之后?那么多年的友谊。毕竟在我意外之后,他对我那么好。”




Isak只是抱着even,让他一直说,让他一直释放自己的情绪,isak想要保护even不再痛苦,不再为失去最好的朋友而痛苦,但是他知道他做不到。




他能做的只是一直陪着他。




“我有时候在想…他可能只是因为内疚才待在我身边。”even说,他的声音几乎低到听不见,“如果他不是因为内疚的话,我都不知道我们小学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内疚?




“为什么他会内疚?”isak问。




Even突然转向isak,双手捧着isak的脸颊,isak一开始有些吓到了,不知道even要做什么,他不知道even是要拥抱他,亲吻他,还是…




但是even说的是,“看着我,看看我这里。”




他把isak的手放到自己脸上,isak用手指抚摸着他的疤痕,第一次用手和眼睛一起‘感受’他的伤疤。




“如果这是你造成的,你不会感到内疚吗?”




Isak皱起眉头,手上停止了动作,“什…什么?”




“如果你知道是你造成的这些,你不会内疚吗,你的内心不会感到痛苦吗?”




Oh,不,那场意外。




“对。”




Even点了点头,低下了头仿佛在看地面。




“这也让mikael内心很痛苦,因为这是他的错。”




“他的错。”isak重复了一遍。




“对,”even又说,“是mikael导致我看不见的。”


~~~


翻完这段真的是很心疼even,出柜的第一个人的反应真的很重要,Jonas加一万分,想到看过的短片‘罗尼和我’,不就是isak和Jonas的样子吗?我不站眉哥哦,眉哥是好朋友,还好even出现在isak生命里了。


下一章 @撩神的喵 来哦。

评论
热度(110)
  1. sue1973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2. sue1973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