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2(上)

(才发现我好像忘记转载11上了,大家在下面的传送门找链接吧~~)

传送门:

01(上)01(下)  02(上)02(下) 03(上)03(下)

04(上)04(下)05(上)05(下)06(上)06(下)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上      11下


theother:

下划线是插叙和心理活动吼

  

时间线有点多,有点乱,希望我翻清楚了

  

sorry,更晚了,久等

  

~~~

  

Chapter 12 see me(看见我|感受我)

  


  

“妈妈,对不起,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isak呜咽着,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

  


  

而妈妈一直紧紧抓着isak,想把他拽回屋子里。

  


  

“isak,别离开我!我什么都没有了!”

  


  

Isak想要摆脱母亲的手,但是她的力量出奇的大,isak只能扔下手里的行李,重新转过去看着母亲,任由妈妈把他拉进她的怀里,妈妈抱得太紧isak觉得自己的肋骨都勒出淤青了。

  


  

他快无法呼吸了。

  


  

“我会吃药的,我会好的,求你,isak求你不要离开我。”Marianne大声哭叫着。

  


  

Isak不能再拥抱她了,他不能再安抚她了,他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呆了几个周了,他一直想让妈妈清醒过来。

  


  

但是妈妈没有清醒。

  


  

“妈妈,我要走了。”

  


  

“不,不,不,不要。”她低声说着,一直摇头。

  


  

Isak使劲把她的手拉开,退了一步,不想再待下去了。他自己一个人做不到,他不能….和她一起沉沦下去了,他不想也变成妈妈那样。

  


  

“让我走吧。”

  


  

“isak,你才是那个让我走的人。”Marianne说,眼神空洞,脸色苍白。她再次靠近isak,但是男孩闪身躲过去了,然后拿上了行李转身走向前门。

  


  

这次他走出去了,走进了大雨里。好吧,当然会下雨,和这场景太配了。

  


  

他一直走一直走,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行李箱里了,isak用力拖着走在雨里。

  


  

原谅我,他想着,求你原谅我,妈妈。

  


  

**

  


  

Isak突然睁开眼醒过来,瞪着眼前并不熟悉的天花板。他有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慌充斥着他全身,突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的脸,还有一双手轻抚着他的脸颊。

  


  

Even。

  


  

“isak,呼吸。你做噩梦了,没事了。”

  


  

Isak才意识到自己呼吸的有多快,他努力平静下来。但是他感觉自己的肺都在燃烧,他的T恤里全湿了,even借他穿的睡裤里也都是冷汗。

  


  

“我在这,我和你在一起,isak,你试着放松下来。你梦见的都不是真的。”even对isak低语着。

  


  

Isak闭上了眼睛,感觉有点反胃。

  


  

Even可能以为自己梦到了怪物或是什么鬼屋,那些恐怖电影里的东西。

  


  

但是isak的噩梦——他又重现的噩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很大,他就是在那天离开了妈妈的房子。

  


  

不知道为什么,梦中的那天总是在下雨。

  


  

“我没事,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isak最后说了句。

  


  

“没事,来我这里。”even回应着他,反身躺下,张开胳膊搂着isak。

  


  

Isak刚要躺进even的怀抱,他又意识到自己现在浑身都是汗,他坐起来叹了口气,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

  


  

“我可以…先换件衣服吗?我全身都是汗。”

  


  

“oh,当然可以。最上面的抽屉里是我的T恤。”even说着,指向了衣柜的方向。Isak点了点头起身站起来,把汗湿的衣服脱了下来,顿时感到一阵凉意打在他裸露的皮肤上,他轻颤了一下。

  


  

Isak也不想在even家做这种梦,特别是他们刚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最美好的夜晚。最近发生了太多事。

  


  

Isak告诉了他的朋友。

  


  

Even让isak看了自己的脸。

  


  

他们被一个拿着球拍的生气女人追出了房子,但是那晚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最重要的是even,是他们俩,是他们一起开始创造的小世界。

  


  

Isak不想回想起妈妈的,他不想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但是在这些噩梦之后,isak很难再入眠,他需要做些别的事情来分散精力保持清醒,玩电子游戏或者看电影或者…只是随便做些什么来摆脱压在他心口的愧疚。

  


  

他真的太他妈内疚了。

  


  

“isak?”

  


  

Isak眨了眨眼睛回过神,发现自己一直站在even衣柜前面,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没有穿衣服,也丝毫没动。他现在除了一直回想那场噩梦什么都做不了,妈妈求他不要离开的面孔一直在他眼前闪现。

  


  

他被困住了。

  


  

“isak,嘿。”even小声叫他,他的声音突然靠近了isak,even伸出胳膊圈住了isak的腰把他拉向自己怀里,“怎么了,你身上好凉。”

  


  

even的体温温暖了isak,even身体很温暖,像在床上一样,isak想要说些什么,他想说自己没事,他们可以回到床上,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就是张不开嘴,他说不出来。

  


  

Even好像也感觉到了isak现在说不出话来,所以他走上前打开衣柜,替isak拿出一件T恤,他帮着isak套在头上,带着他的胳膊穿过衣袖,然后立刻又抱住了isak。

  


  

“过来这儿,我们一起躺下吧。”

  


  

Isak还没反应过来就被even带回床上了,他面对着even,胳膊搭在男孩的肩膀上。Even慢慢用手摩挲着isak的后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isak他没事,他很好,even在这里。

  


  

“你在这里。”isak过了好一会儿,才努力说出了这句话,努力想要告诉自己他很安全,他还有even。

  


  

“对,isak,我在这儿。”

  


  

isak终于不再回想着刚才的梦了。他不知道自己在even的怀里呆了多久,但是他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他终于恢复正常了。梦境逐渐消散了,没有那么清晰了。

  


  

外面的鸟开始叫了,isak猜天快亮了,他抬起头看了看even是不是在睡觉,但是even还醒着,头还朝着isak脸的方向。

  


  

Isak喜欢自己能够看到even整个面孔,赤裸的,脆弱的和柔和的纹理。

  


  

“你梦到了什么?”even轻轻的问。

  


  

Isak想要撒谎,他可以说‘魔鬼’或者可能说‘我困在一个着火的房子里。’他可以说这些一想到自己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就感受到的恐惧,他抛弃了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家,他离开了家。

  


  

“你就像他一样,isak!你就像你爸爸一样!

  


  

母亲最后对他说的话却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梦境中,他总是在听到这些话之前就醒过来了,但是这些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他一直努力的想要忘记却做不到。

  


  

“我妈妈。”isak决定说实话,他不想骗even,他不想在今晚even对自己坦诚之后骗他。

  


  

“在梦里你妈妈发生了什么?”

  


  

Isak停顿了一下,“我…总是会梦见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我们没有好好告别。”

  


  

可能isak还没准备好告诉even所有细节,但是他可以至少让even知道这个,他感觉到even把他拉的更近了,印了一个吻在isak额前。

  


  

“对不起,我知道你很难过。”

  


  

“我只想要这种噩梦结束,我不想一直回想这件事,这让我很崩溃。”isak说,“这种梦境让我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现在…我不知道…每次我做梦都感觉自己的良心在抽打我的脸。”

  


  

“那不是你的错,isak。所有事情都是两面的,你要记住这一点,或许这样会让你的良心好过一点。”even说着,语调还仿佛在逗isak开心。

  


  

“我可以试一下。”isak说。

  


  

“你感觉好点了吗?”even迟疑了一下问出口,然后轻轻的亲吻着isak的太阳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嗯,谢谢你一直醒着陪我。”

  


  

Even微笑了一下,靠过去想要亲吻isak的嘴唇。

  


  

Isak也亲了even一下,然后笑了笑,又贴近他亲了第二次,第三次。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

  


  

Isak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even房间里洒满了阳光,他闻到了空气里弥漫的咖啡的香味。

  


  

Isak坐起来的时候都有点流口水了,然后他转身看向了床的另一侧,是空的。Even起来多久了?或者应该问,自己睡了多久了?

  


  

Isak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了一眼衣柜上镜子里的自己。Isak的头发看起来乱的不行,他努力捋顺了一些,用手摸了几把脸,想把自己眼里的困倦赶走。

  


  

Isak想到他可能一会儿会见到even妈妈,他想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昨晚even和isak偷偷进门时,她没有醒,当时他俩浑身湿透了,努力憋住不大笑。但是现在她肯定醒了,因为已经快11点了。

  


  

Isak刚想打开门去喝一大杯咖啡,他的注意力就被even书架上放着的相片吸引了。

  


  

Isak之前都没有好好看一看even的房间,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自己当时太紧张了,在even房间地板上一直担心两人会发生什么,根本没有心思好好看一下这个房间。

  


  

昨晚他们一进门就赶紧换了干的衣服,直接跳上床,关灯,一直说了好久的话才相互拥抱着睡着了。

  


  

“到底是谁住这里?”isak问他。

  


  

“我一个小学同学。”even耸了耸肩,好像闯进一个陌生人家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所以你觉得直接…游个泳…没什么问题?”

  


  

“是啊。”even笑着,对自己行为很满意。

  


  

“你疯了。”

  


  

“我知道,所以,你想看电影吗?”

  


  

“额…想。”isak说,他讨厌自己还停顿了一下。

  


  

Even,当然了,他注意到了,“如果你不想看我们就不看。”

  


  

“我想看,我只是…在想看电影对你来说是什么感觉。你看不见的话也会享受看电影这个过程吗?”isak就直接问出口了。

  


  

Even今晚给isak看了自己的脸,所以isak觉得或许even不会介意自己和他讨论这些事情。

  


  

Even确实不介意,他笑了一声然后说,“我一直很喜欢电影,现在也是这样,看不见也不会让我改变。”

  


  

Isak爱看这个男孩的笑容。

  


  

我可以一整天都这样看着你。

  


  

Isak拉过even的手,“我很高兴能和你一起看电影。”

  


  

Even放了一部‘罗密欧和朱丽叶’电影,isak看到是Baz Luhrmann导演的,even一直说这是他最爱的导演,isak记得在even的朋友mikael拍的录像里听到他说过,那个录像isak可是看了无数遍了。

  


  

Isak很喜欢这部电影,even全程都一直在说自己喜欢的地方,包括罗密欧和朱丽叶掉进水池在水下接吻的场景。

  


  

过了一会儿,isak才反应过来,他们今晚做了相同的事情,很狗血的在水下接吻。Isak甚至怀疑even是想要重现这个场景,还是只是刚好发生了而已。

  


  

如果这真的是even特意计划的,那他真是最呆的人了。

  


  

Isak想到昨晚就禁不住笑出来,走到相片前面——这个相片吸引了他。他走近了看就立刻发现了里面的even,只不过里面的even很小。

  


  

当时的even脸上没有伤疤,眼周围的皮肤也不泛红,所以这张相片一定是在他看不见之前拍的。

  


  

有一天,even曾经说过,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相片里even胳膊揽着另一个男孩,他们朝着相机微笑着,在阳光下看起来很开心。他们在靠近湖边的一个木屋旁,isak猜这是夏天拍的。

  


  

Isak再仔细看的时候皱起了眉毛,相片里另一个男孩看起来很眼熟。他拿起了相框,更靠近的想要看清楚些。

  


  

是mikael,是录像里even的朋友。他也伸出手搭在even肩膀上,他们看起来11、12岁左右。

  


  

Isak都不知道他们原来认识这么多年了。他们现在还是朋友吗?

  


  

学校里那个人…是mikael吗?

  


  

“早上好。”isak背后响起一个声音,吓得isak差点扔掉了相框。他转身看到even的弟弟站在门口,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头上戴着大礼帽。

  


  

“早上好,你是einar,对吗?”isak问,放下了相片走向了小男孩。

  


  

“对!是我。你准备好了解一下亚伯拉罕·林肯了吗?”

  


  

Isak笑了一声,把手放在einar的大礼帽上面,“当然了,哥们。”

  


  

“太好了,even在做早饭,快来。”einar叫了一声,抓着isak的手拉着他冲向走廊。他们在走廊尽头转了个弯差点让isak摔倒,然后瞬间isak就站在厨房里了,直直地看着even和他妈妈。

  


  

“isak说他想了解亚伯拉罕·林肯!”einar说着放开了isak的手,抱上了even的腰。

  


  

Even在平底锅里煎着什么,einar抱上他的时候他大笑了一声。“我们先吃鸡蛋好吗?小心你的手,别靠近灶台。”

  


  

“我又不是小孩,Ev!”einar叫着,放开了even,走向了餐桌,even妈妈也坐在那里,“过来和我坐一起吧,isak!”

  


  

Isak微笑了一下,走过去坐在einar旁边,坐在一个小小的方方的桌子旁。Isak看向了even妈妈,她正满眼爱意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

  


  

“很高兴又见到你了,isak。”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isak说。

  

~~~

  

下半章由 @撩神的喵 来吼

评论
热度(82)
  1. 威尔斯喵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