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斯喵

一个想出本子但是有拖延症的渣渣写手。
有缘的人会看见,懂的人会懂。

【授翻】 【evak】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1(下)

传送门:

01(上)01(下)  02(上)02(下) 03(上)03(下)

04(上)04(下)05(上)05(下)06(上)06(下)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

I feel it when youlook at me 11(下)


*BGM*  


“我居然在还没有搞清状况的前提下,正试图闯入一个陌生人的家里!”

 

“真的要这么让我心寒吗?这是我婶婶的家!”even兴奋的说,他正跪在一扇低矮的窗子面前,试图打开窗闩。

 

“那你为什么没有前门的钥匙?”

 

Even 故意避开了这个问题,这让isak的疑心更大了,接着even就打开了窗户,冲着isak自豪的笑着。

 

“你能不能先进去,再帮助我也进去呢?”

 

Isak思考了一会儿,担忧地四处张望一番,但是周围没有什么人。没有人注意他们在干嘛。于是isak有些恼怒的翻了个白眼,走向了敞开的窗户。

 

“如果我们因此被拘留了,我会把责任全都推到你身上。”

 

“没门儿!”even嬉笑着摇了摇头,然后isak就低头钻进了窗户里面。突出的拐角让isak有点行动不便,差一点撞到了头。等他转过身来帮助even时,对方早已准备好坐在窗户上,倚在窗框上晃荡着双腿。

 

Even看上去很兴奋,isak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他真是太可爱了。

 

Even进来之后,isak把他引领到水池边上,男孩跪下来撩了撩水,舒适而温暖。

 

Isak脱掉了鞋子,然后有些犹豫,他应该继续脱下去吗? Even会不会期待感受到一丝不挂的,全裸的他?

 

“怎么了?”even语气正常地问道,这让isak内心有些进退两难。

 

“嗯……”isak结结巴巴的说,“我们要穿着衣服进去吗?”

 

Even神态自然的脱掉鞋子,嘴角露出微笑,但是并没有回答。Isak挑了挑眉,等待着答案。

 

“even,我们……”

 

还没等isak说完,下一秒钟,even就抓住了他的左臂,把他推进了水里。池水直接灌进了isak的鼻腔里。

 

Isak气急败坏的浮出水面,WHAT  THE  FUCK!!?

 

Isak试图清除掉眼睛里的氯水,听见了even的大笑。笑声回荡在地下泳室的墙壁上。呛了水的男孩用了几秒钟思考为什么会有人在地下室建一个他妈的游泳池,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咳出肺里的剩下一点水。

 

 

Isak看见even也站在水池里,但是水只没过了他身体的一半,只达到了他的肚脐附近。Even的头发依旧是干的,而且他依旧戴着墨镜。

 

Oh。

 

“isak?”

 

“怎么了?”

 

“你原谅我了吗?”even一本正经的问,他的声音让isak忍不住打了个颤。

 

“原谅你什么?”

 

“原谅我把你推进了水池。”

 

Isak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了起来,“当然了,我原谅你!”

 

“那太好了,因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而人们通常总是很不乐意帮我的忙。”even用手臂划着水,靠近isak,两个人站在了这个奇形怪状的泳池中央。

 

“帮你什么忙?”

 

Even又靠近了一点,在水下摸着isak的屁股,沉下身体,直到水面覆盖过肩膀。

 

“我想让你闭上眼睛,和我同时屏住呼吸潜入水底,在那之后,睁开眼睛。”

 

Isak的呼吸再次不规律起来。

 

“当我睁开眼睛之后,会发生什么?”

 

Even笑了一小下,但是嘴唇在颤抖,“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是吗?”

 

Isak扶住even的胳膊肘,把对方拉到自己面前,然后将一个湿湿的,小小的吻印在了男孩干燥的脸颊上。还点了点头,让even能感觉到。

 

“我准备好了。”

 

“我也是。闭上眼睛。”

 

Isak听话的闭上了。

 

“我们一起数到三,好吗?一,二——”

 

“三。”两个人一起说,抓着对方的手臂一起沉入水下。

 

像even说的那样,isak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even,眼睛被氯水刺激的微微发酸,even就在他面前。

 

Isak用了一秒钟反应过来,even摘下了墨镜。他摘下了墨镜,isak看见了他的面部。

 

他完整的面部。

 

Even放开手,墨镜缓缓沉到水底,两个人在水里漂浮着。Even大体朝着isak的方向,他看上去有点害怕。此刻他是如此易受伤的,坦诚的。而这些都是为了isak。

 

Isak终于看到了那些横亘在even眉骨上的伤疤,其中有一部分是始终隐藏在even的墨镜后面的。很深,那看上去就像有人用刀子划过even的皮肤,isak看见了那些粗糙不平的,红色的肌肤,环绕着even的眼睛,尤其是左眼。

 

而且,even的眼睛,可能是天生的,也可能经过了医疗手术,isak不知道——非常的惹人注目。那是一种最最纯粹的,澄澈的,热烈的蓝色,就像大西洋温暖的海水,穿透了池水,抵达isak的心脏。

 

你很美。

 

Isak游向even,知道两个人都需要呼吸了,但是他更知道自己还想做什么。他吻了even的嘴唇,吓了even一跳,但随即就回应了过去,然后两人同时钻出了水面。

 

两个人大口呼吸着空气,isak眨着眼睛想让氯水出去,当他能够再次看清东西之后,他用双臂环住了even的肩膀,鼻子蹭着对方的脸颊。

 

“谢谢你,even,谢谢你,谢谢。”isak低声说着,亲吻着even的下巴。

 

Even的鼻尖。

 

Even的耳朵。最后的最后,是他的眼睛。Isak吻着even眼睛周围的全部皮肤,他的眉骨,他的伤疤。Isak细细的吻着,又温柔又缓慢。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位置。

 

Isak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even哭了,泪水混合着池水流淌过脸颊,isak也吻了那些眼泪,尝到了盐和氯的味道。

 

“你很美,even。”isak说,他想把自己感受到的全部说出来,因为那他妈的全是真实的实话,“你很美。”

 

Even搂着isak,isak也是如此,开始时even的手攥成了拳头,但是当isak说出那些话之后,他的手放松了下来。他的整个身体都依附在了isak身上,把脸颊埋在了isak的颈窝处。

 

Isak一直搂着even,直到他抬起脖子,寻找到isak的面颊。他捧起isak的脸,再次的吻了上去,这是个如饥似渴的舌吻。

 

Isak完全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所以当他听到脚步声时,整个人都完全呆住了。他的心脏简直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一个看上去大概九岁的小女孩,正站在水池边上看着他们。

 

Isak挑起眉毛,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只能和even呆若木鸡的站在水池里。

 

可能这是even的表妹?毕竟他说了这是他姑姑的房子。

 

小女孩皱起眉,在尖叫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妈妈——————!”

 

靠。可能不是。

 

 

 

 

-第十一章完-

 

***

 

下一章小姐姐翻译 @theother ,

 

 

太喜欢isak吻even的伤疤的描写,每次都是!!

 

 

抱歉再次拖更,,谢谢大家的留言和心心,【鞠躬】


评论(5)
热度(100)
  1. theother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威尔斯喵 | Powered by LOFTER